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南北朝琴人——戴颙、宗炳、柳恽、柳谐

获麟2019-03-23 12:45:16

公元420年南方的东晋递变为宋、齐、梁、陈四个朝代。北方的各民族后来由北魏统一,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史称南北朝。北方在战乱中,经济遭到破坏,人口大量南移,把传统文化带到了南方。南朝的社会情况相对安定,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出现了许多文化昌盛的城镇。“凡百户之乡,有市之邑,歌谣舞蹈,触处成群。”(《南史·循吏列传》)在民间歌舞普遍发展的基础上,由于统治阶层的提倡,形成了具有时代风貌的清商乐。当时的许多琴曲都与清商乐有所关联。

南朝的君主和诸侯王大多爱好文学和音乐,在他们的倡导下,出现了不少文人琴家。一些出身于庶族寒门的文人,由于士族门阀制度的限制,常常处于不得志的境地。他们往往愤世嫉俗,隐遁逃世,以琴书自娱。戴颙、宗炳、柳恽、柳谐是当时较有影响的琴人。


戴颙(公元377—441)他的父亲戴逵是晋代著名琴家,曾拒为王门伶人,很得舆论称道。戴颙与其兄戴勃继承了父亲的琴学,而且很有创建。《宋书•隐逸传》中说他们:“各造新声,勃五部,颙十五部,颙又制长弄一部,并传于世。”戴氏兄弟创作新声之多,在早期琴家中是罕见的。他们的创作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加工发展,在当时很有影响,因而有“并传于世”的说法。戴颙所奏之曲”并新声变曲,其《三调游弦》、《广陵止息》之流皆与世异。”这两首琴曲都是嵇康在《琴赋》中所称道的。戴颙和嵇康同乡,都是谯郡铚人。看来戴颙是继承了嵇康关于琴的传统。但是又“皆与世异”,说明他能够推陈出新,有所发展,而不是拘泥古调,墨守成规。对于民歌他也进行过加工改编,“尝合《何尝》、《白鹄》二声以为一调,号为《清旷》。”《何尝行》和《白鹄》是反映爱情生活的相和歌瑟调曲,两首民歌的歌辞内容比较接近,把它们合为“一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号为《清旷》”,就带有当时玄学、清谈的气味,可能已经离开原有传统民歌的主题,表现文人的趣味和好尚。象《清旷》这类作品,在琴谱中并不少见,往往从标题上看是文人的东西,而其曲调却是吸收了民间的创作成果。著录中有《戴氏琴谱》四卷,可惜原书已不存。戴颙还在重塑艺术方面具有才能,如:当时有人铸造了一尊佛像,总不令人满意,显得面孔太瘦,后来经戴颙的指点,削减了肩胛,才克服了原来的缺点。


宗炳(公元374—443)和戴颙一样,也是兼长音乐和美术的艺术家。他“妙善琴书”,又爱画山水。曾“远陟荆巫,南登衡岳。”每次出游,常流连忘返。以后年老多病,担心名山大川不能遍游,就画出所游之处,张挂在室内。他曾对人说:“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可见他的演奏很富于想象,琴声画意已经融为一体。他演奏的琴曲题材一定会涉及山水景色,这也和当时盛行山水诗的风气是互相吻合的。现存琴曲中这类题材不少,当与这一时期的文人风尚有关。宗炳还擅长演奏一首叫作《金石弄》的琴曲,这首曲子曾为晋代桓氏家族所推重。刘宋当局曾特地派了乐师杨观去向宗炳求教(《宋书•隐逸》)。


柳恽(公元497前—503)是南齐时琴家。他“雅善音律,尤笃好于琴。”他父亲柳世隆以“双琐”指法出众,人称”“柳公双琐”。柳世隆说过:“马弰第一,清谈第二,弹琴第三。”可见弹琴在他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柳恽“每奏其父曲,常感思,复变体,备写古今。”也是一位能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变革的琴手。他的琴艺主要学自刘宋时期的两位著名琴师,嵇元荣和羊盖。这两人是戴逵的学生。柳恽能兼取两家之长,融会贯通。竟陵王子良称赞他“巧越嵇心,妙臻羊体,良质美手,信在今辰。”说他在内容的表达方面超越了嵇元荣,在形式表现方面达到了羊盖的水平。梁武帝也赞扬他说:“其才艺足了十人。”他还有《清调论》和《乐议》等音乐理论著作(《南齐书》)。

 

柳谐,北魏琴家。由于能创新,向他学琴的人很多,在北魏颇有影响。《琴史》中说他:”有文学,善鼓琴,以新声手势,京师士子翕然从学。”




文中使用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立即删除。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