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争鸣 | 陕北民歌发展需要大情怀

音乐周报2019-11-26 16:28:53



文 | 王安潮



提起陕北民歌,恐怕国人不知道的很少。随着传统音乐文化日益受到重视,甚至外国友人中也有将陕北民歌韵味唱得较为地道的人,因而串红的歌手也不少,他们显然是蹭到了陕北民歌的热度,借助了民歌特有的魅力。延安大学鲁迅艺术学院的老师李延俊在金色大厅演出中切身感受了陕北民歌在音乐之城的巨大影响力,他指挥的陕北民歌合唱演出后受到了外国观众的长时间鼓掌,他们的演出在民歌的外在神态和内在韵味的呈现上,显然使外国观众感受到陕北民歌饱含的深厚生活情趣。


但是另一方面,如果要想让爱乐者们说一些陕北民歌作品时,能具体地说出些歌名甚至能唱出旋律来的,恐怕就不多了。笔者近来做了一点社会调查,在延安这一陕北民歌流传的腹地,市民们能说并唱出10首以上作品的人,只占五分之一;能说出30首以上的人只占百分之一。读者们对如下作品的熟悉程度,可能也如被访者一样是逐渐衰减的吧:《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兰花花》《东方红》《三十里铺》《赶牲灵》《黄河船夫曲》《信天游》《一对对毛眼眼了哥哥》《泪蛋蛋抛在沙嵩嵩林》《圪梁梁》。延安市文化馆馆长高巧玲认为陕北民歌逐渐不为人所知的问题会越来严重,现在年轻人流行化的篡改陕北民歌,可能会使民歌更严重地偏离发展的既定轨道。缘何一个影响世界的歌种只有表面上的知名度,而真正实质性的深知者却少得可怜?笔者认为是其发展的情怀偏小所致。


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大情怀是陕北民歌不同时期获得发展的内在动力。上个世纪40年代,可以说是陕北民歌发展的第一次高峰,在当时“鲁艺”艺术家们向民间学习的语境下,数以千计的陕北民歌被搜集,尤为重要的是它们被用于音乐作品创作之中,如秧歌剧《夫妻识字》《兄妹开荒》《周子山》、民族歌剧《白毛女》、民族管弦乐《中国狂想曲》、钢琴曲《晚会》等,王昆、安波、马可、吕骥、冼星海、郑律成等,均以挖掘、传唱、改编陕北民歌为荣,电影《黄土地》、歌剧《太阳之歌》中的故事就是反映了当时文艺工作者深入搜集、学习民歌的大情怀。正是有了这一沉下去的挖掘民歌的态度,再加上借鉴多种手法为民歌发展助力献计,使陕北民歌获得了星火燎原的发展态势,当时记下来的歌谱不计其数。陕北民歌全面走进全国听众之中,要到1972年李若冰、关鹤岩、徐锁、冯福宽、刘烽等深入采风并改编了“陕北民歌五首”之时,《咱们领袖毛泽东》《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军民大生产》《翻身道情》《工农齐武装》以五线谱印行并录音全国播放,甚至还有管弦乐曲(屠冶九),这一多元民歌发展手法的大情怀,既保留的民歌原汁原味的乡土特色,也恰当地融入了时代的审美情趣,从而使陕北民歌获得了发展的强劲内在动力。如《山丹丹开花红艳艳》选用由陕北民歌《信天游》和陇东民歌《揽工调》的旋律交替发展而成,两首民歌的或开阔高亢或清新明丽的对比,赋予“新民歌”展现特定故事内容的风土人情。1984年上映的电影《黄土地》中以陕北民歌发展而成的配乐成为电影的点亮之笔,其中的很多插曲如《女儿歌》,再次将陕北民歌推展到世人面前,尤其电影在国内外的过奖,使陕北民歌也插上了翅膀飞向国内外,此后,像《人生》《老井》《红高粱》等黄土系列电影,不断推展将陕北民歌发展到第三次高峰,其发展中的大情怀以兼容并包为法。上个世纪80年代兴起的“西北风”民族流行音乐流派推出了少量的陕北民歌风格的作品,如《信天游》《我热恋的故乡》《黄土高坡》(范琳琳唱)等,但这一流行音乐风格终究离民歌的本身太远,并未对陕北民歌发展有多大助力,反而因其流于“口水化”腔调而助长了一些不好的风气,近年来陕北民歌中的“流俗化”倾向多是源于此。过于迁就于大众审美而做的“俗唱”,其“土腥气”的丧失,也使大众真正地远离了原汁原味的陕北民歌,这是田青等学者极力反对的处理手法。


如何以大情怀的发展手法,既能使陕北民歌之类的风格性极强的民歌保持韵味,又能亲近大众?其一是保持“乡土”韵味与特色,陕北民歌是在黄土地上生成的、反映这方水土滋养下百姓的实现情感的艺术,除了其中涉黄的不雅之词要删改外,它的叠词、唱腔、结构等特有手法都要保留,不能因现代音乐节奏、旋法而削足适履;其二是融入时代文化的内容,我们从《兰花花》《三十里铺》《南泥湾》《绣金匾》等反映时代内容的民歌受欢迎即可看出,民歌并不拒绝时代审美的融入,像秧歌剧《米脂婆姨绥德汉》中的大量唱段、电视剧《红高粱》中《九儿》、电影《人生》中《叫一声哥哥你快回来》、歌舞剧《山丹丹》中的《想你哩》等,都因融入时代文化而获得新的审美,也获得发展的新活力;其三是融会多元的艺术手法,现代媒体语境下的陕北民歌不能还固执于清唱,它可以有各种衬腔的伴奏形式,杜朋朋的陕北民歌演唱会上就用了各种编制的乐队甚至钢琴,从而较好地适应了音乐厅等舞台展演的需求,而因视觉审美的需求而加用的多媒体,也可为其发展助力;其四是要更多地挖掘作品,不能迁就于观众认知而仅限于那几首“金曲”的反复使用,这既可能消解观众对陕北民歌的热情,更使本来灿若繁星的优秀陕北民歌作品失去了展现的机会。


广开门径地融汇现代艺术手法,尊重本原韵律的现代创编,大胆开掘并扶持更多的作品呈现,是陕北民歌发展急需的大情怀、大视野。




有音乐的地方 就有音乐周报

投稿邮箱:yyzb1979@163.com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