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打一架,再用鼻孔唱胜利的歌

物种日历2019-06-17 20:27:33

猛犸的故事们

物种日历专属的治愈/致郁系短故事,来自暖男叶猛犸老师。在每个周末的午夜12点,给你的小心脏温柔一击。

2018年还有新系列连载《蓝星调查手记》,向物种日历后台回复新系列名直达。

《猛犸的故事》前情回顾

良药?毒药?剂量才是关键

“海

獭来信了!”河狸举着一封信,冲进兔子的小菜园。

兔子直起身来,拍拍手上的土。“啊,挺长时间没来信了。不是说他要去南极的吗?现在到哪里了呀?”

河狸看看信上的邮戳:“哦,好像是阿拉斯加。”

“回家了吗?”狐狸也坐直,“海獭的家是在阿拉斯加吧?”

河狸点点头:“是阿拉斯加。我们去找鼹鼠?”

“走!”兔子向家门跑去,“我先去把鼹鼠叫起来!”


等狐狸和河狸到了鼹鼠的大书房的时候,鼹鼠已经戴上了大眼镜,打着大呵欠:“啊——我来读吧。”

河狸把信递给鼹鼠,转身去柜子里找了几个果子,扔给狐狸和兔子。

“咳

咳。”鼹鼠清清嗓子,“‘河狸你好。请代问兔子、鼹鼠和狐狸好。还有獾医生、啄木鸟医生,以及其他朋友们。’海獭总是这么客气……”

兔子笑了一声,继续啃着果子。

“‘上次来信已经收到。兔子现在好吗?还吐线团吗?’”鼹鼠摘下眼镜,笑嘻嘻看着兔子,“现在你声名远扬啦。”

“揪着一点小错误就不放,哼。”兔子撇嘴,“一点都不宽容。”

“以后不要乱吃东西就好啦。”狐狸安慰兔子。

“这么新鲜的事,怎么能不告诉海獭呢?”河狸嬉皮笑脸。

“‘希望你们大家都身体健康。’”鼹鼠戴上眼镜继续念,“‘春暖花开的时候,身体健康就最好啦。’这个逻辑关系是怎么回事……”

“大概是说这段时间容易生病吧。”河狸猜测。

“我觉得可能是有点词不达意吧……”鼹鼠说,“接下来是下一段。‘今年我打算去南极看看,不过要先回家,做点准备才出发。所以我就前阵子坐船回来了。不过在船上看到了些很了不起的事情呢。船上没有邮筒,所以我下船了马上就给你写信。’”

“真是个靠谱的笔友。”兔子笑,“看见什么都想着告诉你。”

河狸挠挠头,嘿嘿笑两声。

“‘在

船上看见了鲸鱼!很多!还看见了一场战斗!’三个感叹号。看来印象果然很深刻啊,我都不记得海獭曾经用过感叹号。”

“快念啦,过一会儿再发表感想也来得及~”兔子催促。

狐狸笑着捂住兔子的嘴,顺手把手里的果子递给兔子。

“好好好。”鼹鼠接着念,“‘那天我们的船正在开着,就看见远处海水像是沸腾了一样。领航员(他是个环海豹,很胖!)看了半天,说那是一群虎鲸正在捕猎,有十几只。我们都有点害怕。’虎鲸啊……”

“虎鲸?像老虎的鲸鱼吗?”兔子问。

“虎鲸是一种很厉害的鲸啦,不过不像老虎,长得像条光滑的大鱼。”鼹鼠说,“它们是很凶猛的捕食者,会成群结队地捕猎,什么都吃,鱼、海豹、海象、海獭,甚至还吃其他鲸鱼呢。”

“听起来有点像是海里的狼群啊。”狐狸说。

“怪不得海獭害怕呢。”兔子点点头,“要是船翻了就麻烦了。”

“幸

好没有。”鼹鼠摇了摇手里的信,“海里还是挺危险的哪。‘虎鲸一边捕猎,一边叫得很大声。有时候像是小猫在叫,有时候像是小鸟叫,还有时候像是木门被风吹开那种吱吱嘎嘎声。船长(他也是个环海豹,更胖!)下令绕道,避开这群虎鲸。领航员说,那群虎鲸正在攻击一只小鲸鱼。我们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绕开。’”

“唉。”兔子叹气。

“‘不过我还是看到了那群虎鲸。船长也在看那群虎鲸,不过他让我们别出声,自己又仔细听了一会儿。然后他说,这下好了,座头鲸来了。船员们一下子就都很高兴。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果然是大战斗,座头鲸都来了。”

“座头鲸?名字很奇特嘛。”兔子评论,“头长得像个椅子吗?”

“哈哈不是。”鼹鼠笑起来,“他们的背是隆起来的,也叫驼背鲸。海獭这里还画了一幅画,画得挺像呢。”

“我看看我看看。”兔子伸手拿过信,“……为什么会有这么大两条翅膀!”

“是胸鳍啦,相当于我们的手。”鼹鼠又把信从兔子手里抽出来,“座头鲸的胸鳍很大,力量也很强,上面还长了藤壶之类的,在海里作战时是很有用的武器呢。”

“然后呢?”河狸咬着树皮问,两手紧紧握在一起,“好紧张啊。”

“我

接着念。‘过了一会儿,我也听到座头鲸的声音了,有时候是咕噜咕噜的,有时候是哼哼唧唧的。听起来不像虎鲸那么有力。不过看见座头鲸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那么大!比虎鲸还要大不少!’又是感叹号。”

“座头鲸来做什么呢?”兔子问,“抢虎鲸的食物吗?”

鼹鼠很快扫了一眼手里的信。“嗯,后面写到了。我接着念啊。”

兔子点点头,从河狸手里拿过一块树皮塞进嘴里。

“‘我看见一个座头鲸高高跳出水面,翻了个身,后背砸在海面上。过了一会儿,又看见来了两个座头鲸,都是很大的,有的身上还有很可怕的伤痕。他们直直地冲进那一群虎鲸中央,使劲挥着胸鳍和尾鳍。虎鲸们可能有些害怕,都远远游开了。一个座头鲸把中间围住的那个小鲸鱼放在背上托出海面,让虎鲸没法攻击他。’”

兔子停下嘴里咀嚼的动作,静静听着。狐狸坐直了身子,耳朵转向前方一动不动。

“‘那些虎鲸还是不死心,围着座头鲸游啊游。三个座头鲸把小鲸鱼围在中央,面对着虎鲸,又发出那些咕噜咕噜的声音。远处也传来座头鲸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更多座头鲸在赶过来。’”

“‘虎鲸聚在一起像是商量了一会儿,然后向座头鲸们冲过来。座头鲸还是保持着队形,用力挥舞胸鳍。我看见一头虎鲸没躲开,被座头鲸的胸鳍划了一道大口子,血把附近的海水都染红了。又僵持了一会儿,虎鲸才离开。’”

“呼

……”兔子叹气,“那那个小鲸鱼呢?”

“哦哦这里写了。‘座头鲸围着那个小鲸鱼游了一会儿,那个小鲸鱼才重新游起来,动作不太灵活,可能还是受了伤,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我们看见更多座头鲸游了过来,过一会儿就有一个座头鲸跳出水面,还有的在我们船旁边游来游去。船员们都很高兴,跟座头鲸挥手打招呼。我看见一个座头鲸张开嘴(好大的嘴!),里面竟然没有牙齿。’”

“怪不得他们用胸鳍呢。”狐狸说,“不过这样还是挺危险的呢,没有牙也敢冲上去。”

“座头鲸和虎鲸是死敌。”鼹鼠说,“虎鲸捕猎的时候,要是座头鲸在附近,总是会冲过去。一般虎鲸是打不过成年的座头鲸的,不过也会偷袭小座头鲸。”

“啧啧好可怕。”兔子说,“对了,我们坐船的时候怎么没看过座头鲸?”

“我们坐船的时间不对啦。”鼹鼠说,“信里也写了,看:‘我问了船长,船长说座头鲸每年都要在海里来回洄游,最近正是他们返回北极的时间,所以我们运气好能碰到。他说座头鲸是很温和的,只吃小鱼小虾,平时就是会跟虎鲸打架,对其他动物都很友好。不过他们不会说话,是用鼻孔发出声音的,而且还能用鼻孔唱歌呢。’”

“‘后

来我们就继续开船,有几个座头鲸还和我们一起游了一段呢。我也听见了座头鲸的歌声。可是我模仿不出来,也写不下来。’”鼹鼠停了停,摘下眼镜,“大概就是这些了。剩下就是问好了。”

河狸点点头,看着鼹鼠把信仔细折好,接过来捏在手里,“觉得……海里好危险啊。还是住在河边好。”

“每种动物都有自己适应的地方啦。”鼹鼠说,“你看,海獭在海边不也住得很开心?”

“你说得对。”河狸慢慢说,紧紧抓着手里的信封,“以前我还是挺向往海里的生活的,还想过要去海边生活呢。”

“海里和陆地上应该差不多吧。”狐狸说,“有猎手,也有想要逃脱猎手的猎物,还有体型很大也很温和的动物,大象啊,长颈鹿什么的。我们只是习惯了陆地上的生活吧。”

“是的吧。”河狸说,慢慢低下头去了,“不过这个小梦想,还是打破了呀……”

To be continued

喜欢猛犸老师的故事,向物种日历后台回复关键词可以看更多:

回复“猛犸的故事”看本系列。

回复“蓝星调查手记”还有新系列。


物种日历

微信号:GuokrPac

当岁月凝结成文明

当我遇见你

有话想说?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来留言吧

日历娘今日头像

须鲸科 布氏鲸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本文来自果壳网,欢迎转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GuokrPac@guokr.com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