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武燕妮山曲漫瀚调「亲亲的漫瀚调」 太好听了

内蒙古山曲儿2018-12-05 07:21:51

原创点击上面|内蒙古山曲儿|,免费关注

风情万种漫瀚调

 

 

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高原的准格尔旗,是晋陕蒙交界汇合处的通衢地带,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蒙汉人民相杂而居,和谐相处。这种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人文背景,不仅滋养了一代代的准格尔人民,而且孕育了独具特色的准格尔民歌--漫瀚调。

漫瀚调(又称准格尔山曲儿)是准格尔旗的人民群众在鄂尔多斯蒙古族传统民歌“短调”的基础上,融合了准格尔的乡音土语,汲取了晋陕地区的信天游、山歌和二人台的演唱特色,形成的一曲多词、一词多曲的特殊演唱形式。它是准格尔旗群众文化艺术的特产,是这里蒙汉劳动人民在生产、生活的交流、融合中产生的一种新民歌种。据记载,漫瀚调的曲名有四十多个,绝大多数仍保留蒙古曲名,如“广林召”、“森嘛嘛”等,部分为汉名,如“白菜花”、“双山梁”、“二少爷招兵”等。还有的有蒙汉两种叫法,如“连四曲儿”蒙名为“蔚林花”;“德胜西”蒙名为“安德特陶劳盖”。

漫瀚调的唱腔洒脱奔放,旋律朴实舒展,曲调简洁明快,唱词题材也十分广泛。准格尔人用“好嗓子”来夸赞漫瀚调唱得出色的人。“好嗓子”包含着对演唱者的唱词和音韵两个方面的肯定。也许是绵延无际的丘陵荒原和浩淼的沙漠、草原给了准格尔人宽阔的胸怀,也许是渊远流长、浩浩荡荡的黄河水给了准格尔人厚实的文化底蕴,这里的男女歌手们在演唱漫瀚调时都用真嗓子,男的嗓音高亢、强劲、明亮,女的嗓音清脆、柔嫩、甜美。选好曲调后,唱词往往是即兴所编,男唱女对,不仅词句要押韵,所唱的内容也要和眼前的情境相融合,突破了蒙古曲儿定调定词的固定格式。因此,凡唱漫瀚调的好歌手,不仅有一副好嗓子,而且才思敏捷,口才也很好。否则的话,对方早唱完了等着你和,丝弦也早奏了间奏等着你起唱,你却还在那儿呆呆的想着词儿从而造成了冷场,这样的歌手会让准格尔人笑称其为“凉胡子”(意为生疏)。

漫瀚调的唱词一般有叙事和抒情两种方式,有涉及政事的,也有反映生活的,其中又以爱情题材居多。这些唱词句法整齐,大多用比兴手法,有的还充满了诙谐的味道,并夹以大胆的夸张。特别是那些以爱情为主要内容的,歌手通过唱词,火辣辣的毫无保留的表达男女之间爱情的浪漫以及恋人之间深深的思念之情的同时,往往在感伤或炽热中不失幽默,让人对歌中的主人公产生同情时不由发笑。如《双山梁》中唱道:双山梁梁高来呀纳林川川低,见你家的烟洞呀不见你/双山梁梁高来呀松树墕墕低,一走在那难为处想呀想起你/双山梁梁高来呀沙圪堵堵低,谁叫那亲亲没主意为呀为下你。又如《联四曲儿》中这样唱道:“三十里的明沙二十里的水,五十里的路上来妹妹你;半个月你十五回呀十五回,就因为你我跑成个罗圈腿/头一回你你不在,你大大打了我两烟袋;二一回你你呀你还不在,你妈妈打了我一锅盖/双山梁的石头纳林河的水,远路那风尘来亲亲你;回水湾湾千层层冰,十遭遭你九遭遭空/东井上吃水我西井上来担,因为亲亲我绕了一个大把弯;白石头沟里我就担了一担水,枉下我那辛苦白跑腿。”

还有的漫瀚调以民间传说的爱情故事为创作背景,如《妖精太太》。传说妖精太太本名广浩莱,是个美丽善良的蒙古族牧民姑娘,少女时和当地召庙里一个年轻英俊的喇嘛沙木腾一见钟情并私订终身,但当地的西协理(蒙语称图什拉其,相当于旗长助理)也看上了广浩莱,并将广浩莱强行娶回作了二房太太。婚后的广浩莱忘不了沙木腾,两个人想方设法私下幽会,广浩莱还经常从西协理府中偷些白面、羊肉等吃食给沙木腾补身子。西协理等人发现他们的私情后,把他们双双打入当时准格尔旗的王爷府所在地大营盘(位于今准格尔旗布尔陶亥乡)的土牢里,不给他们吃喝,想把他们活活饿死。但是过了十多天,他们依旧活着,人们以为他们成了“精”,其实是牢狱窗外的一口大缸里盛满了雨水,广浩莱将她长及脚踝的大辫子拖到缸里醮足了雨水,俩人靠吸吮雨水活了下来。后来沙木腾被五马分尸,广浩莱被钉入木笼中,在苏木里游行示众,后被弃于库布其沙漠里,凄凉的离开了人世。在游苏木时,广浩莱对着观看的乡民一遍遍的唱着她在牢狱中编好的诉说她和沙木腾之间爱情的曲儿:“知我宠我的喇嘛哥哥已在冥冥之中,徒有貌美的太太被大链锁身。唉嘿啊哈嗬,苍天你太无情/西官府的白面是我偷着送,新召的喇嘛哥哥比我情深。唉嘿啊哈嗬,刑罚改不了我的情/相好的事情实实在在,‘念咒’还有‘面人’纯系陷害。唉嘿啊哈嗬,管你们代听不代听。”此时的广浩莱因沙木腾已死而伤心欲绝,加上多日未进食、未梳妆,衣衫褴缕,面色憔悴,昔日美艳的官府太太看上去真和“妖精”一样。她唱出来的曲子更是哀婉凄凉,乡亲们都被这位伤情绝望的太太和她满怀深情的歌声打动,后来,人们就给这首曲子定名为《妖精太太》,至今仍广为传唱。

和《妖精太太》一样,好多漫瀚调都有其产生的故事背景,如《二少爷招兵》。二少爷汉名奇子俊,蒙名拉布敦,生于1901年,是准格尔旗东协理札萨克那森达赖的次子,父子俩都是当时的开明人士,二少爷很早便受到了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并得到了共产国际和冯玉祥等的支持,他创立新军,创办新学,深受当地群众爱戴。但后来被部下刺杀身亡,年仅31岁。当地群众为了纪念他创作了充满赞誉和怀念之情的《二少爷招兵》:“沙圪堵点灯杨家湾明,二少爷招兵忽沙沙的人;骑上那枣红马放缰绳,二少爷走过了九省城/骑上那枣红马挎上枪,二少爷的结拜兄弟是冯玉祥/二少爷回乡来新鲜事多,老祖宗的黄马褂褂抛了坡/二少爷本是个开明的人,花钱办学校闹革命/阴风风吹熄一盏灯,二少爷去世人酸心/大雁飞过掉下一根翎,二少爷留下一股好名声。”

漫瀚调的伴奏乐器以民族传统器乐胡琴(四胡)、玫(粗管笛子)、三弦、扬琴为主。拉胡琴的,哨玫的,拨三弦的组成的民乐班子,当地人称之为“丝弦班子”,还有一个形象的叫法是“红火班子”。“红火”意为热闹,所以这样叫,是因为丝弦班子走到哪里就会把快乐带到哪里。演奏乐器的艺人们大都没有受过专业培训,有的是老一辈艺人手把手给传的手艺,有的是打小的时候就爱听爱看,耳濡目染,无师自通。

乡间人办婚宴喜事要请丝弦班子助兴,尤其到了冬闲时节,有办喜事的人家大凡日子过得厚实一些的,一定要请“红火”的,这样才觉得有气氛,在乡邻面前才有面子。这个时节丝弦班子便忙了起来,要请他们的人家往往要提前约定才能排上队。歌手往往不固定,乡亲中,很多人都能随口唱上几句,因而到哪里,哪里就会有歌手。红火时,唱的和听的都围了丝弦班子,先是一些平时大家公推的“好嗓子”们先唱着,气氛渐浓时,就有些男人们参与了进来,还有平时看上去文静腼腆,和人说句话都会脸红的大姑娘小媳妇们也加入了对唱的队伍中,让乡邻们不由另眼看她们:那个谁谁别看平时不爱言喘(准格尔方言,意为说话),原来还有两把“牙刷子”(意为有能耐)呢。

并不是所有的演唱都有伴奏。平时家里有亲朋好友来做客,好客的主人总要摆烧酒(准格尔人称酒为烧酒)招待,有烧酒就少不了漫瀚调,主人要给客人敬酒,总要唱着来表达个什么意思。主人自己会唱就自己唱,实在唱不了的就在座中请一个会唱的,手端盛满烧酒的酒盅,亮开嗓子,唱词就飘飘摇摇的在满屋里回荡:半山崖上的泉泉清淋淋,这一盅烧酒你见底底清。被敬的人有时还要对回去,但大部分人都会必恭必敬的接了,听着悦耳的曲儿,真的把一盅烧酒喝了个见底清,虽然眼泪都被酒给辣出来了,心里却还觉得十分熨贴。而后座中的客人依次唱曲儿敬酒,邻里的人听见他们唱得热闹,也急匆匆的不请自到,在座的人都会热情的欢迎他的到来。这时,喝烧酒已不再重要,大家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唱曲儿和听曲儿上了。这时的漫瀚调因为唱的人怀着满腔的激情,虽然“无丝竹之悦耳”,听起来依然韵味十足。

田间地头也是演唱漫瀚调的绝好场所。天生具有浪漫情怀的准格尔的农牧民们在种地、放牧的时候,对着蓝天白云绿地山川,嗓子就会发痒,就会情不自禁的放开嗓子“阳坡坡唱山曲儿阴坡坡应,不唱三声唱两声”。风儿是他们的丝弦班子,大地的万物生灵和他们争相应和,他们也会在这样的“表演”中忘记了劳作的艰辛。

准格尔人会唱漫瀚调,准格尔旗人爱唱漫瀚调。准格尔的漫瀚调,就像流经准格尔大地的黄河水一样源源不断,唱出了准格尔人的淳朴,唱出了准尔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正如漫瀚调音乐风光片《准格尔风》片尾曲中所唱的:“走遍天下一个月儿,准格尔的亲亲会唱曲儿;准格尔旗山架大,唱山曲儿就是说家常话;准格尔旗七十二道壕,唱上几句山曲你走不了------”因为漫瀚调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近几年来,准格尔的漫瀚调优秀歌手多次受邀做客中央电视台西部和农村经济等频道,让全国的电视观众认识了它。漫瀚调,由此从原野飞向艺术圣殿。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