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那首关于我们的歌、你把结局唱给了谁听?

繁华Life2019-07-06 18:06:53

“费霆昊,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连门都没敲,直接打开门,林浅心还没得踏步进去,脚步一下顿住,双、腿霎时就像灌了千斤铅一样。


办公室里,凌乱的衣服,丢撒了一地,男的西装、领带,女的丝巾,还有性感的内衣。


室内的空气中充斥的热潮,办公椅上一对男女,正上演着激情的戏码。


男的被女人的背遮挡了大半边脸,只能看到他手搭在女人的纤腰上,女的衣衫半解地跨坐在男人的腿上,一双巧手勾在男人的脖颈,热情地献吻。


听到声音,二人同时转过了头。


“啊——费总,这——”女人尖声惊叫,慌忙将自己埋在费霆昊的胸前。


而费霆昊,在看到林浅心出现在门口的那一霎,则是微微一怔后勾起了唇。


办公室外,戴彬和两个职员都识趣地低下了头,只有江雪漫正担忧地看着林浅心。


空气一下陷入静默。


林浅心却若无其事地走进去,顺便拾起地上的西装,盖在两人身上,看着费霆昊,“抱歉,打扰费总您的好事了。”


林浅心瞥了一眼挂在费霆昊身上的女人,身材火辣,一张小、脸长得妩媚,尤其是那双动人的小眼儿发着光似乎随时能勾走男人的魂儿。


“费总,这女人是谁啊,连门都没敲就闯进来。”依偎在费霆昊身上舍不得下来的女人嗔道,娇、声嗲嗲地抬起头看着费霆昊,一双媚眼如秋波。


是谁?


她大概还不知,自己现在搂着的可是人家的正牌老公!


不错,林浅心正是费霆昊法律上的妻子,然而她这个不受宠的妻子,比起费霆昊的一个小三儿都要差得远!


随随便便一个女人,都能爬到她的头顶上耀武扬威、张牙舞爪!


不过,再多的女人,对他也不过逢场作戏。


因为,费霆昊喜欢的女人,不,应该说是深深爱着的女人只有一个。


那个女人叫‘连雅’。


一个令他爱到骨子里,疼到心坎里的女人。


然而,却是他亲大哥的女人!


与费霆昊同住一个屋檐下,却日日夜夜伺候着的是他残疾的大哥!


而造成这一切的诱因,就是她,林浅心!


费霆昊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紧盯着站在他面前的女人。


锐利的眼犹如两把尖刀,直戳入林浅心的心脏。


他刀刻般俊脸沉下,冰冷地从唇角吐出一个字:“滚!”


林浅心尽量忽视他冰冷的眼神,挺直了背脊上前一步,“费霆昊,公司出了紧急情况,这一次的服装出了严重的问题,甲醛严重超标,已经影响到……,”


他深邃的黑瞳瞥向她,“我让你滚,难道你没听到吗?”


“费霆昊”林浅心被打断,微微蹙起眉,又舒展开,恢复漠然的表情,“知道了,费总你们请继续。”


见她准备走,费霆昊突然出声,“慢着!”


林浅心缓缓回过头,“费总,还有事?”


费霆昊脸色一沉,掀起桌子上的一沓文件批头直直甩到她脸上,“公司运营出了纰漏,作为公司的总监,责任难辞其咎,难道林总监连这一点都不自知?”


“就算项目不是你主管,但也是经过你这个总监之手!林浅心,你也敢有异议?你还想去哪儿,还不快给我收拾好这些烂摊子?还是你已经不想干了?!”


“不敢。”林浅心咬着唇,皱眉看着眼面前剑拔弩张的男人,精致的脸蛋上,细嫩的肌肤被纸张硌的发疼。


“最好是这样,你知道硕阳从不养没用的废物,还有你妈那里——”


“我知道了,费总,我会留下来处理此事。”林浅心身子猛然一僵,看着他,她双手不自觉紧握成拳。


缓缓蹲下身来,她开始一张一张拾起散落在地上的纸张。


两年前的协议,她来到了硕阳工作,谁都以为她是来锻炼的。


实则不然。


她头上顶着硕阳的总裁夫人的光环,都是虚的!


她的所有花销都要靠自己在公司工作赚取,当初妈妈的手术是他给的,但是现在的医药费还是欠着的……


更可笑的是,她身居总监一要职,做着本分的工作,却只能拿公司底最层员工的还少的三千多的工资!


费霆昊满意地勾起唇,连笑容都是冷的。


他怀里的女人则仿若吓坏了般顺势将脸伏在费霆昊胸口,委屈地道:“费总,你刚刚样子好凶,都吓到人家了。”


“是吗?我们换个个地方继续刚才的事?”费霆昊一转温柔的声音带着蛊惑,抱起她便走进休息室。


休息室门故意大开着。


休息室里源源不断地传出来男人低沉的喘息,以及女人媚叫的低吟,一浪高过一浪


休息室外,林浅心开始紧锣密鼓地一会儿翻阅文件检查,一会儿上网搜寻,拨打电话,发布通知下去……办公室几乎都是她忙碌的身影。


打完最后三个电话,放下话筒,感觉紧绷的神经都快要断了。


瘫软在沙发上,她身上都因为紧张沁出一身细密的汗。


没一会儿,休息室的门打开了。


费霆昊衣装整齐地搂着刚才那个女人一起走出来,“你在干什么?”


该死的,没有像预想的见到她纠结苦恼、不知所措,她竟然在沙发上打起了盹!


费霆昊不由一顿火起。


这个女人,她究竟还有没有心?


“董事会已经在那边等着您了,费总。”林浅心施施然起身,语气淡淡地,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如往常正常的工作汇报。


见他出来了,那就意味着她可以走了。


一直忙到晚上,才真正彻底地将整件事给摆平了。


从事件的开始到董事会,到后面结束,费霆昊就像是个旁观者,完全看着她在公司里面忙的晕头转向,他却在事情落幕之后,拍拍屁股走人了!


一个人乘坐电梯下来,才发现,外面已经入夜。


繁华的都市,霓虹灯交错。


眼睁睁看着三辆计程车从身旁经过,却没有一辆愿意为她停下。


夜有点凉,她肚子不雅地叫了两声,一整天了都没有进什么食。


在公司里已经进行了长达一整天的费脑力活动,她早已饿得不行。


林浅心身后,一辆红色骚包的限量级跑车停靠了过来。


“老同学见面,你总得要请我吃顿饭吧。”车子上走下来一个身材欣长的男子,轻皱着眉,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英俊帅气的面容一下吸引笼获不少小女孩儿的芳心。


林浅心回头,看清来人,答应得很干脆,“可以!不过,我请客你买单!”


当伍率宸听到她后面那一句的时候,终于被她给逗乐了。


伍率宸已经绅士地打开门,示意她上车。林浅心笑笑,上车才系好了安全带。


伍率宸发动起车子。



餐厅里。


伍率宸只是看着她吃,面前的餐盘几乎都没有动过,道:“听说你现在在硕阳上班,所以就过来这边晃晃,没想到真在路边见到你。不要告诉我,你忙到这个点才下班。”


“今天事情有点多,没想到一下子就过来时间点了。”她答道,确实很忙,尤其,在哪混蛋一旁袖手旁观也就算了,还不肯让雪漫姐帮她。


想想,林浅心就气得牙痒!


“他就这样把你丢在公司,不送你回去?浅心,老实说,他对你不好是不是?”伍率宸突然问起一直憋在心里的话。


“哪有的事,他对我很好的。只不过今天他有别的事,所以就先离开的。还是我让他先走的。”


“浅心”


“我吃饱了,我想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伍率宸看着她,终究化成了心里的一声叹息。


“等一等。”


“怎么了?”林浅心已经抓起包包,准备要走。


伍率宸见她似乎有些急,忙伸出手拉住她,“你忘了擦嘴。”


看着她嫣红的唇上沾的油渍,他随手就从旁边抽出一张摆放好的餐纸。


“我忘了。”林浅心一愣,讪讪一笑,只怪她刚看着时间就急。


正想接过他递过来的餐纸,才伸出手,便是被他用另一手抓住,然后餐纸就轻柔地到她唇边。


看着面前的男人,动作轻柔,就像是对待某一件珍品一样小心翼翼,林浅心有些恍惚,这就是以前她认识的伍率宸?


“好了。”伍率宸收回了手。


“谢谢。”


两人同时站起来,离位,伍率宸再一次叫住了她:“浅心。”


“啊?”


林浅心转回过头,两人一前一后的,她回身,然而他并没有停下,她一下就撞到了他身上。


“林浅心,我记得不错的话,这个点你应该是在家里面呆着等我回去的!”突然一声低吼,将游离中的林浅心生生拉回了现实。


这个声音是?


她抬起头,下一秒,便被人用一股蛮力一扯,跌撞到了一个男人的健实的胸膛。


撞得她额头有些疼。


扑鼻而来的男性气息,带着酒精的味道,貌似还有女人香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充斥着进入她鼻尖,林浅心不由抬起了头,果然对上的是一双阴沉,黑墨的眸子。


她皱起眉,“费霆昊,你喝酒了?”


“他是谁?”费霆昊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从刚刚开始,就看到他们在这边有说有笑的,听不到他们的笑声,但是单凭那两人脸上轻松愉悦的笑容,就让人觉得刺眼!


要知道,这女人在他面前从来都是不是绷着一张冷脸给他看,就是像是带着一张假面具一般,看着就像是给人添不痛快的那种!


叫人火大!


想到刚才那个场景,费霆昊不由在她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干什么,你弄疼我了。”林浅心一拧眉,瞪他,使劲推他的手,那爪子就像是长在她身上的一样怎么推推不开。


“你好,费总,我叫伍率宸。”伍率宸脸上挂着迷死人的微笑,轻轻向着费霆昊伸出手。


伍率宸?费霆昊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但他没什么印象。


林浅心很想甩他一白眼,“我们只是同学,费总。需要我从幼儿园开始到大学的同学都要向您报备一遍吗?”


伍率宸似笑非笑地,“浅心,这位该不会就是你的……”


“我是她丈夫!”某个人却抢先接过了话。


“你不是说,他把你留在公司,是因为有别的重要的事,是你让他先回去的吗?浅心,这样撒谎可是会长鼻子的哦。何况,你说的‘重要的事’就是陪女人出来约会?”伍率宸率先打破沉默,用着今天的天气真好的语气开着玩笑。


林浅心听着,一愣。


她刚刚只是随口胡诌的。


谁想,伍率宸还当真,还拿出来说事了。


陪女人?


她听到有高跟鞋想着边走来,转过头,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美艳的高冷美人走过来顿时明白了。


“昊,你怎么在这,害的我进来好找。”娇嗔的声音,那女人一过来就主动挽上费霆昊另一边胳臂,动作亲昵,却优雅而落落大方。


费霆昊回过头,温柔一笑,“你怎么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一会儿才到。”


“我怕让你久等了嘛。昊,他们都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一下?”


等?能让费大少等的女人,看来应该在费霆昊心中极具分量。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我有些身体不舒服,想回家休息了,不打扰二位了。”林浅心突然觉得里面有些闷,言毕,从费霆昊魔掌中抽身出来,决定先离开了。


“我跟你一起出去吧。”伍率宸见她要走,淡淡扫了费霆昊一眼没做纠缠追上林浅心的脚步。


普通朋友而已?


费霆昊脸上愈发的阴沉,愈发冷,犹如暴风雨来临——


林浅心走的轻快,只想快点离开。


哪知,有人比她更快!


突然手上被人狠狠地一握,踉跄了几步,就被强行拖着往外走。


“费霆昊,你发什么疯,放开我!”看清是他,林浅心不由一恼,冲着他吼了一声。


他的动作太快,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就连离林浅心最近的伍率宸都还没反应过来,人就拖出来门口


“费霆昊,你抽风了是不是,你抓疼我了!”林浅心被他拽到停车场,一路上怎么挣都没挣脱他。


“上车!”费霆昊冷冷地命令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费霆昊没再废话,沉着脸直接将她强硬地塞进车里。


车子很快发动了。


车子开得飞快,让人胆战心惊。


“费霆昊,如果你想死,拜托请不要拉上我垫背。”林浅心看着外面的路灯像是流星般从眼前一闪而瞬,心不由发怵!


费霆昊从上车就是板着一张臭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人家欠了几个亿没有还他。


“林浅心,我警告你,从今天起,不许再跟别的男人单独私会,尤其是晚上!”费霆昊握着方向盘威胁。


“我说了我们只是同学,费总裁。”这男人还真是独裁专制。


只许他自己放火,不准她点灯!


“我想我刚才的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林浅心,不要让我看到第二次!”


林浅心差点被他噎到:“费霆昊,你简直不可理喻!”


她实在在是无法跟这种人沟通了。


算了,跟这种人说话,费力、伤神。


林浅心很识相地闭嘴了。


车里陷入了静默,沉闷得让人心悸,呼吸困难。


她侧过身去,不想理他。


然而,不经意的动作,林浅心今天穿着的是职业的套装,裙子下缘也因此折皱起来,露出来长长一节洁白纤细的长腿,两条腿并拢着,肌肤相贴的,简直是诱人犯罪。


说实话,林浅心身材不是特别棒的那种,比起费霆昊在外面找的那些嫩模的那种魔鬼身材却是不如,但偏生地就长了一双美腿!


见她安静的将头偏过一边,费霆昊就觉心里堵多的慌。


可就在他一转头,就被一片雪白的肌肤给率先吸引了目光,先是一蹙眉,眼神不自觉就有些移不开了,隐隐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穿的这样短,是想勾引谁呢。”费霆昊轻哼一声,察觉自己失态,重新将头转向前方。


林浅心头靠在挡风窗上,看着窗外,丝毫没有注意到身上春光乍泄,更没想到有人刚才正用着那样灼热的眼神盯着自己。


确切的说,是她的双腿。

微信字数有限,放不下啦!

点击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后文更精彩!

↓↓↓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