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当陈粒不唱民谣&摇滚时,她用什么刁钻的方式钻进大众的耳朵?

豁达音乐时代2018-10-09 12:22:42


全文共5200

读完大概要花14分钟时间






这个三月,当你走进台北市松高路诚品画廊的“细看常玉”画展,你会在展览现场一个又一个的纯白色小房间里,听到大陆独立音乐人陈粒为这个展览特别创作的五首极具画面感的主题音乐。


而集结了这五首纯音乐的EP《在常玉的房间里》,也于近日作线上首发,成功引发各路网友热议,更曾一度冲上微博热搜。


在陈粒过往的音乐历程里,她一直在民谣、摇滚、流行、爵士、电子、实验古风等多种不同的风格里自由切换,其中又以“民谣”、“摇滚”的标签最为深入民心。


而作为陈粒的首张纯音乐作品,《在常玉的房间里》可被视为陈粒试图打破这些界限的“转型之作”——在这张新唱片里,她只短短地念白了一分钟左右的絮语,其余时间都以配器的面貌呈现。


是的,如你所见,这一次的陈粒,一句歌词都不唱(玩得很大!!!)。这,似乎跟大众心目中的那个“陈粒”有一点大相径庭。


一个不唱歌、只配乐的陈粒,一个不玩民谣、不玩摇滚的陈粒,还能保持原来的话题性、创造更大的影响力吗?


《在常玉的房间里》封面


在华语乐坛,有太多“一本通书看到老”的歌手,一旦唱红了某种风格,就“一招鲜”唱遍大江南北,永远是食老本的同一首歌。主流观众好像也不太希望他们变,无论后来出了多少新歌,最多人想听到的,依然是烂大街的那一首。


站在陈粒这个风口浪尖的位置上,要不断求新、求变,当然是需要极大勇气的。稍有不慎,过去几年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好感度就化为乌有。


用更刁钻的方式钻进大众的耳朵,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决定。但陈粒一点也不怕,她对自己的新选择、对自己的乐迷,充满了信心。


虾米乐迷Alto是这样评价《在常玉的房间里》这张专辑的:“以前的陈粒,像黄沙漫天的一首大风歌;现在的陈粒,像尘埃飞舞在房间的一首圆舞曲。”


离开了原本驾轻就熟的音乐轨道,越发剑走偏锋的陈粒,反而拥有了更自由宽广的无限可能性。


细看常玉,细听陈粒



“细看常玉”画展的英文译名,是“Sanyu's Small Masterpieces”,那些既微小又伟大的大师杰作。而陈粒这一次犹如天造地设般的主题音乐,也绝对配得上“Masterpiece”这样的赞誉。


之所以是“细看”,因为这次画展选取的,全部是画家常玉长宽不超过50厘米的小尺寸画作,这跟我们平时在画展里看到的大Size画作,又有所不同。


诚如主办方所言,小画所带来的情感艺术能量,绝不比大画少:“反而因为它小,你需要细看,会被吸进画的世界。”


画虽小,留白却多。“细看常玉”的每个展厅都设置了大量的留白。其中一个偌大的展厅,甚至只挂了一小幅20多厘米的小画。


常玉小画《三个桃子》


而人如其名的陈粒,则以极具“颗粒感”的主题音乐,在日常生活中截取样本最小的切口,务求忠实呈现纤细度极高的小情绪,牵动听众心弦。


《餐桌上的日常》、《看远方的阳台》、《有屋檐的窗景》、《未关的留声机》、《木地板上的旅行》……陈粒为画展创作的每一首纯音乐,都高度还原了常玉原画中诗情画意的生活图景。


于是,聆听陈粒这一张《在常玉的房间里》的最佳方式,不是打开音乐App、戴上耳机,而是走进画展现场、以音乐为赏画的过程伴奏


在节奏越来越快的互联网世代,这绝对是一种开创性的视听语言:鼓励听者走到线下,以缓慢的方式,以缓慢的心情,近距离接触艺术作品,仔细地看“小画”,仔细地听“小歌”,再仔细地记录自己的“小心情”。


在这里,陈粒所创作的几首纯音乐,变成了与常玉画作并存的环境同期声。


除了为画展缔造出别样的声音氛围之余,同时也让亲临画展的观众打开视觉、听觉的全方位感官,继而体会到艺术家创作过程中的微细心绪。


是常玉,也是陈粒



说到“主题曲”,电影、电视、舞台剧的主题曲我们平时见得比较多,但为艺术展览量身打造主题曲,则是完全令人耳目一新的新方式。


让我们感兴趣的是,当“阳春白雪”的当代画家,遇上“下里巴人”的流行音乐人,如此超越界别的碰撞,到底会有多奇妙?


本次画展所展出的常玉作品,有很大一部分是以毛笔绘画的素描。根据“细看常玉”的策展人之一姚谦所言,自由、简练的寥寥数笔,正正画出了常玉天性中的“自信与优雅”。


最让姚谦心生期待的是,当陈粒创作的音乐在展览现场的空气中小声地播放着,当阅读者靠近每一幅小画仔细阅读时,他们会用什么样的感受,去打开阅读常玉的画、陈粒的歌?而展览期间,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境?


《细看常玉》台北展览海报


姚谦表示,找来陈粒参与画展主题音乐创作的原因之一,是陈粒平时也爱随手涂鸦、画点小画发在微博上,以画作跟乐迷诚实交流自己当下的心情。她懂得绘画与音乐之间的奇妙联系,正是“细看常玉”的不二之选。


江湖传闻,常玉当年热爱在大茅屋里一边拉小提琴、一边翻阅厚厚的《红楼梦》、一边自顾自地写生素描。音乐、文学、绘画的关系,从来就密不可分。


而在姚谦看来,画笔也是陈粒“打开心与世界沟通”的方法之一,正如她所创作的音乐,“我想,如果这次展览场中,能弥漫着类似的空气该有多好?我想起了陈粒。”


陈粒与姚谦


长年居住在巴黎的常玉,在充满艺术与激情的法国,以自己独有的、融汇中西的方式,描绘出超越时代的不同见解。


坊间曾有人这样点评常玉的画:“画风有西方开放的情趣,又不缺东方特有的用色沉静。”


不愿随波逐流,即使知音寥寥,仍然坚守本我。常玉可贵的这一点坚持,也让姚谦为之深深着迷。


常玉说:“我真是穷,饭都吃不出,衣都穿不全。”纵然生前几近无人问津、遗作惨被断斤贱卖,但只要是金子,一定会发光。


常玉逝世数十年后,他的画作终于蜚声国际,最贵的一幅更被炒到超过亿元人民币的天价,这是对创作者迟来的回报。


常玉强烈的个人风格


同样地,正是因为对自我本质的追求,陈粒才一次又一次地打破约定俗成的框架,敢于超越时代的局限,勇敢做自己。


《奇妙能力歌》红了,她却跑去用“粒粒”的名字以新人之姿发片,唱一些更难懂的歌;明明早已功成名就,偏偏又愿意在音乐上做更多不一样的新尝试,不断挑战着主流乐迷的接受底线……


虽然身处不一样的时代,但常玉跟陈粒两位同样“忠于自我”的创作者身上,或许恰好存在着某种共通的调性:创作,不是为了取悦别人,而是为了表达自己


坚守自我风格的陈粒


《在常玉的房间里》,或许正是陈粒、常玉跨越世代、穿越时空、超越形式的一次艺术家对话。


在写歌的过程中,陈粒不断回溯常玉的创作轨迹,一点一滴去体会画家当年坚守自我的窘迫与坚定,这是陈粒与常玉之间的惺惺相惜。


无论是常玉,还是陈粒,都决定了遵循自己的心意,用自己的作品说话


这一张唱片,对于那些目前正苦于自我理想实现与现实拉锯的艺术创作者而言,实在也是非常温柔的鼓励。


在自己的房间里



身为常玉的忠实粉丝,姚谦在自己的卧室里挂了一幅常玉的画,这样在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都能第一时间看到。


在“细看常玉”画展中,也有类似的设置。有的房间里只放了一把椅子,观众可以静静坐在椅子上,一边听着陈粒的歌,一边凝视常玉的画,享受难得的独处时光,进而体会到与艺术创作之间的灵魂共振。


有研究指出,当人的听觉神经全然沉浸在音乐中,对艺术的感知与敏锐程度会加深许多。


沿着陈粒精心写就的音符,观众就像能隔空聆听到常玉创作时的一呼一吸般,放大对画中每一笔、每一划的艺术感受。


常玉《椅子上的猫》


在筹备“细看常玉”画展期间,姚谦一直持续与陈粒沟通,关于主题音乐的各种想象。


跟许多酷爱在户外写生的画家不同,常玉的大部分创作,几乎全部都发生在室内——即使是晚期他最爱画的“辽阔的土地”、“渺小的动物”等牵涉到户外的题材,常玉都坚持在巴黎的居所中完成。


用今天的说法,常玉可能是一个“宅男”。


常玉的大茅房工作室


姚谦给陈粒提出的问题是:常玉在20世纪初巴黎某个建筑里的某个房间,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气息?常玉在房间里头生活、思考、阅读、煮菜、绘画,如果用音乐来描绘,那又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景?


陈粒用《在常玉的房间里》里五首夹杂人间烟火气、生活气息极浓的纯音乐,交出了这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看远方的阳台》黄昏日落时的寡淡心情,《有屋檐的窗景》窗户推动作响的声音,《木地板上的旅行》穿着拖鞋走路的节奏……生活中的自然声与琐碎声响,完美融入到陈粒挥洒自如的配乐中去,仿佛浑然天成,自成一格。


微博网友@LindsayShi表示,很喜欢陈粒这次的华丽转身:“本以为,新EP还会继续江湖与梦鲜衣怒马,没想到陈粒也开始囿于一日三餐厨房与爱。就好像曾经追逐浪潮的少年,突然感悟到了平淡的珍贵。”


平时也很享受孤独的陈粒


一个人的房间,为我们打造了一个无限的想象空间,同时也提供了某种令人放心沉浸其中的“孤独感”。


而孤独感,永远是创作的必需品。无法真切感知孤独的人,永远写不出撼动人心的好作品。


最近在家中写稿的时候,我也很爱在音箱里循环播放着《餐桌上的日常》:把水瓶里的柠檬水倒进杯子,用筷子搅拌碗里的蛋清,碗碟杯盘之间的清脆碰撞……厨房里的饥饿交响乐,俨然变成了让我文思如泉涌的灵感开关。



对写作这件事一直有着严格自律时间表的村上春树,每天清早雷打不动的晨跑结束后,就会在厨房的木头餐桌上展开一整天的写作。可见,餐桌对于创作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那些发生在餐桌上的、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对于创作而言,都无比重要。


有时候,我们都爱一个人在餐桌边上自言自语,然后记录下来成为新的创作灵感。大概,就像是陈粒于此曲中的喃喃念白:“我还在考虑……倾听和想,梦和安慰,隐藏恐惧和不安……行走,顺着这些轨迹走下去……比较害羞,大概不是一个人沉陷的状态,而是,一种,伴随……”


伍尔芙说过:A woman must have money and a room of her own if she is to write fiction.


如果把这句名言改成陈粒的版本,那应该是这样:一个创作者,想要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必须呆在令自己舒服自在的房间里。


这只是一个开始



近年与陈粒紧密合作的姚谦,有擅长为流行歌手注入文艺气质的辉煌往绩。江美琪的《恋人心中有一首诗》、赵薇的《飘》,都是姚谦为流行音乐加上诗意表达、文学色彩的代表作。


对于本就是“文艺挂”的独立创作人陈粒而言,跟姚谦的合作无疑是相得益彰,锦上添花。



此前陈粒为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演唱的主题曲《当我在这里》,正是由姚谦填词(这首歌的钢琴演奏者,是同样也很文艺的《逆光飞翔》盲人主角黄裕翔)。


“以手编织着时光,温柔磨亮了沧桑……当来不及传递的钟声响起,于是我们都发现了岁月的意义。”《当我在这里》唱出的工匠精神与手作温度,正好与《在常玉的房间里》互为映照。


陈粒《当我在这里》


如果把《在常玉的房间里》放在陈粒的一整个音乐生涯中看待,这应该是最能展现她音乐的艺术变化与进阶的关键一仗


拿掉了陈粒最具标志性的唱腔,她反而却像获得了新生一般,成就了更优秀的一个自己。


这一次,陈粒在音乐中所体现的技术、手法,都是崭新而前卫的。除了极大的场景性和功能性之外,还具有生活化的艺术性,更是难能可贵。


与其说,《在常玉的房间里》是让我们“听”音乐,倒不如说它让听者“看”到了生活的真相与全貌


能在创作中实现音乐的可视化,让华语音乐的门类变得更丰富,这样的陈粒,真的一点也不简单。


《小梦大半》专辑


其实,早在2016年发行的《小梦大半》专辑,陈粒已经证明了自身在艺术创作方面的更多可能。


在备受好评的《大梦》MV中,陈粒与填词人姚谦、摄影艺术家史国威、舞台影像艺术家周东彦等不同界别的艺术家紧密合作,将音乐、摄影、绘画等多种艺术形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在芸芸独立音乐人当中,一直与艺术相关联结合、并广为艺术界人士所赏识的,陈粒是独一份,她身上有高于普通音乐层面的音乐特质。



《大梦》影像作品


当你以为陈粒还是那一个网红歌手,她早已懒理外间风雨,并通过不断交出的好作品告诉公众,“陈粒”这个名字,正在向更高的层次转变迈进,以音乐呈现更多对生命、对当下的思考。


把艺术融进流行音乐、成为两者当中的桥梁,对陈粒而言,这只是一个开始。


说到常玉,除了陈粒、姚谦之外,五月天阿信也是他的忠实粉丝。常玉不管别人怎么看、始终坚持自成一派的绘画风格,这对阿信的创作生涯也有很大的启发:“其实你未必要经历很多的人生,才能去表达、去影响更多人的人生。我那时候刚开始组乐队,就决心用自己的音乐作品去影响别人。”  


常玉《孤独的象》


常玉晚年因煤气中毒逝世前,画下过一幅名为《孤独的象》的作品。在画中,一头小象置身于茫茫大地,常玉笔下的那份苍凉之感,让人顿时懂得自己的渺小。


知道自己的渺小,仍然选择当一个遗世独立的人,又是多么可贵。


做更具艺术风格的音乐,也许意味着将有更少的人能听懂陈粒的歌,但同时又能影响更多的人去接受新的风格,这看似是一个有点艰难的博弈。


但我想,在常玉的画中,陈粒终于也找到了面对艺术时的答案。


那就是:先要诚实面对自己,再不管不顾地继续创作。既然时代喧嚣,不如潜心创作。


对得起自己,总有知音人。






商务合作微信:51147493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微博签约自媒体:@王击凡


虾米头条+QQ音乐+网易云音乐+企鹅号+天天快报+腾讯新闻:豁达音乐时代


 聊 一 聊 



扫码添加客服为微信好友

免费进群结识这群死文青

粉丝敲门暗号:豁达音乐时代



 真 赞 赏 



微信扫一扫支持原创

用自己的方式给赞赏

请作者喝一杯星巴克吧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