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秋正凉,我需要一件外套(小小说)

木楼梨花2018-10-09 11:04:46

何述兰,侗族,笔名木楼梨花,贝江秀竹,人可,金兰等,教育系统工作,广西柳州市融水人,在《广西文学》、《南方文学》《苗山文艺》、《柳州文艺》、《柳韵》、、《三省坡》、《好花红》、《广西日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过文章,曾获得融水县首届散文大赛一等奖,柳州市第七、第八届散文大赛优秀奖,柳州市第九届散文大赛三等奖,湖南通道侗族自治县与《散文百家》联合举行的“最美侗乡,好运通道”全国散文大赛优秀奖。



       森是树般的男人,挺拔高大,浓眉大眼,笑容如阳光般灿烂。与森相识,是到他的办公室办事。
        
是我交给他的材料中明显着我的独居身份的缘故,抑或是我君子兰般平凡朴素的气质,森其实不必亲力亲为于我这件小事,而又真实地像一阵风刮到了我朴素却不失整洁的两居室。
        
我也是侗族的,森说,我含笑递给他们浸泡适中的茅尖茶。不置可否。心说,这种打蛇随棍上的圆滑,只是玩笑把戏而已。
        
你说句侗语吧,我笑盯着他抬抬嘴角,你能说侗语,我给你唱支侗歌。
        
我惊诧于他没有骗我!虽然口音与我的家乡语不尽相同,却是地道的侗语。
        
我自然没有演唱侗歌,而我们的闲聊却蛮热烈了。后来,我以他乡遇故人的心境,目送他下楼。
        
故事到此本可以打住,平谈如白开水般。可办完了事,某一天,森电话中说,到你那儿听支侗歌,好吗?
        
坐在我家紫色沙发上,森的大眼睛明亮又狡黠,森笑说,你那天欠我一支侗歌。我望着天花板说,侗族风俗,是小伙先唱。我以为他不会就犯,谁知,他却真的哼起来,那调子如侗乡吊脚木楼里,明月星稀夜晚的情歌对唱,它的悠扬,勾起了我桃红面颊,晶亮眼睛时代的关于爱情梦想。
        
穿着阿妈亲手打制的飘着绿绸带的闪亮侗衣,细细的千褶裙,踩着芦笙的悠扬调子,我幸福地成为一个侗族小伙的新娘,这便是我的爱情梦。

       命运与梦是那么相去甚远,读书、工作、结婚,离异,独居,那个美丽的梦落满了灰尘。想不到此情此景,森给拭擦得亮晶晶,而我,惊异许多年了,梦没有幻灭。

        鼓起勇气,用家乡语言,和着抑扬顿挫的调子,我给森唱了一首侗歌,凄婉含情的调儿把自己也感染了,那是我会唱的唯一一首侗歌。当我唱罢,森的大眼睛刺得我不敢回望,而我更惊异的是,森一条强有力的臂膀,把我揽进了他宽阔结实的怀中……
        
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啊!浓郁的体味,令人几乎窒息的热吻,让人颤栗。        独居多年,对婚姻的恐惧,关于风花雪月,我不敢去实践。每年中秋节,蜗居于自己的斗室,总不敢去望一眼那一滴汪汪的明月,生怕它一不小心滴落,泛滥如山洪淹没了自己。月亮下面的许多故事,已多年与我无关。
       
许久,许久,挣脱他的怀抱,理顺自己濡湿的发,望着窗口,对面屋顶上炊烟正直。定了定神,我说,你可真大胆啊!
        
森却轻轻理着我的长发,虔诚地说,光有胆量是不行的,这得靠缘份。这句话,就是这句话打动了我!

        日子依旧如水,平静而过,我的生活中多了许多期盼与失望。森有家,不用他说,我自守规则,不轻易有非份举动,我珍惜这种缘份,哪怕一个不适时的电话,也不轻易拨通。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这只是一种有缘而无份的梦。
        
那天,我要到邻县办事,想起那种形单影只,秋雨如织情景。心中便设计着森与我同行的载笑载言,想象着在他怀中的受宠与惬意,幸福的盼望包围了我,因临近办事止日,我于午休将起时,给森拨了手机。
       
嘟,嘟,嘟,许多遍铃声响过,无人接听,我挂上电话,耐着性子,直等到上班时间,森说,当时我手机正充电,怎么样?有什么事?

        突然委屈得要掉泪,鼻子酸酸的,我说,没事就不可以打电话了吗?我想念你呀!
       
我流着委屈的泪水,对森说了希望他同行的事,森说,如果单位没有事再说,好吗?
       
从下午3点到5点,森或许是忙,一直没有给我复电话,我最后去了电话,森简单地说,太忙星期一再说吧!
       
黄昏逼近,我呆坐在沙发上,光线渐渐暗下来,秋日的寒凉空气充满了屋子,泪无声地顺着脸颊,渐次滴落,那冰凉的感觉,彻骨寒心……
        
其实,我们的相识已预示着一种结局。森就像我某一天诳街时无意中发现的一件梦中衣服,它折射着侗民族以及溶于侗民族血液中的光辉,那么诱人,挂在橱窗里,却已有人订掉,可我经不住它摄人心魄的魅力,伸出手去,将它偷回家,却只能贴身穿着,成为我的一件珍爱的睡袍,舒适却永远无法展示于人前。
        
擦干泪眼,当森的电话再次叮铃铃响来,别一种思绪已然于心中生根发芽:人生鲜有几次美丽的邂逅,而我们有时却只能将它存盘,加上密码,于以后悠长的岁月中,一个人独处时,慢慢品味罢!
       
已近深秋,阵阵凉意袭来,我意识到自己须要一件挡风遮雨的外套——让一个人牵着手,走过人生的秋冬,那一份理直气壮一定是妙不可言!可那又将是怎样一种五百年前的缘份啊……

(图片全部来自网络)




请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谢谢!

 

征稿范围:

中篇小说,小小说 散文 诗歌 投稿要求:
1.作品必须是原创,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2.附个人照片一张及几句话简介。
3.主动关注公众号并加主编微信HSL211212,请每天下午十二至六点再发送好友请求。
4.文字类可直接发主编微信。

5.稿件请在下午二六点半发给主编或直接发QQ邮箱: 404349606@qq.com

稿酬:
留言数达10条,一星期内读者赞赏金额百分之六十发放给作者,另外百分之四十留作平台编辑运作,不足10条,则不发放。打赏不足二十元者,不发放稿费,留着平台运作。
注意:
留言数为0或阅读量低于100,以后不再发布其作品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