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恶搞 被玩坏的古典诗词

咪咕阅读2018-10-15 07:49:41

有一种古老的文字游戏,叫做集句即从许多诗中分别截取一句,组合在一起,凭借诗句子本身的模糊性,赋予给新组合一种新的意境。许多文学大拿比如王安石、汤显祖,都是这种游戏的爱好者。拿现在时尚界的术语来形容,叫做:混搭。


比如说“劝君更尽一杯酒,一枝红杏出墙来”,这说老婆跟人跑了,借酒浇愁。

再比如说“曾经沧海难为水,一枝红杏出墙来”,这位更惨,还在这里苦苦等候,谁知人家已经出墙了。

还有“天生我才必有用,一枝红杏出墙来”,这位是铁了心打算出轨了…


还有一个万能结尾,白居易的《长恨歌》中一句“从此君王不早朝”效果也极有趣。

但使龙城飞将在,从此君王不早朝

这两句还好理解,有人看守门户,皇帝自然睡得香。

坑灰未冷山东乱,从此君王不早朝

大概这位君王是觉得眼不见为净。

商女不知亡国恨,从此君王不早朝

反正你是横竖都不打算起床了…


这个游戏可以一直玩下去,没完没了。我也曾经尝试过利用诗词的模糊性,来进行截搭组合,看是否有些新奇之处。恰好苏轼有两首著名的词,都用的是江城子的词牌,一首《十年生死两茫茫》是悼念亡妻之作,情真意切,让人念之落泪;还有一首《老夫聊发少年狂》,抒发爱国情怀,为豪放派的翘楚。


这两首词除了词牌相同,无论意境、风格还是主题都风马牛不相及。但当我把它们的单数句互相交换,穿插起来以后,发现就像是两种化学物质起了奇妙的反应,我得到了两首全新的词,而且毫不生硬。


《江城子一》

十年生死两茫茫,左牵黄,右擎苍,千里孤坟,千骑卷平冈。纵使相逢应不识,亲射虎,看孙郎。夜来幽梦忽还乡,鬓微霜,又何妨,相顾无言,何日遣冯唐。料得年年肠断处,西北望,射天狼。


我试着把它翻译成现代诗:

十年过去了

我回到了我久况未归的家乡

心爱的忠犬跟随在身后

苍鹰就擎在臂弯

一路走来处处是孤坟野墓

只有我与随同的千余名骑士

跨越寂寥的山岗

啊,我年轻时象孙策一样猎虎的故乡啊

即使在我眼前,我却已经认不出来了

即便是在梦中,我总是要回到故里

双鬓已白,又有什么关系?

我与幸存的父老终于相见

却无言以对

我恨不得象冯唐一样

不知何时才能重上战场

那挥军西北、射下天狼的夙愿

年年都让我寸断赶场。


这么一混搭,俨然变成了一首军人离乡征战十年的感怀之作。当他回到家乡却发现故地已被战火蹂躏,心中无限惆怅。


《江城子二》

老夫聊发少年狂,不思量,自难忘,锦帽貂裘,无处话凄凉。欲报倾城随太守,尘满面,鬓如霜。酒酣胸胆尚开张,小轩窗,正梳妆,持节云中,惟有泪千行。会挽雕弓如满月,明月夜,短松冈。


今译:

我兴致勃发,就象当年自己的模样

当年的自己模样,不用刻意去想

它永远印在心房

那时候我戴着锦帽,貂皮的衣裘

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凄凉

代着阖城百姓的盛意

我跟随着太守踏上了征途

我畅饮美酒,热得解开衣裳

爱人啊,依靠着那小小的轩窗

正在梳妆

我带着使者的符节,前去远方

她却在空旷的家里

思念的泪儿垂下千行

我把手中的弓箭拉满,如同圆月

希望这圆月,能在夜里

照在那家乡的短松冈


这一次,变成了一首颇具俄罗斯民歌风格的浪漫小调儿,一个轻佻公子对远方情人的眷恋,他肩负着使命去了外地,却念念不忘留居家乡的秘密情人,于是拿起鹅毛笔,在羊皮纸上用花体俄文写下这么一首十四行诗,派信使送去了莫斯科。


原来古典诗词混搭这么好玩~

你也来试试~

点击原文◢读书真有意思!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