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云南山歌对唱《迷得神魂又颠倒》

女王穿衣搭配技巧2018-10-26 09:15:22

云南山歌
山歌爱好者聚集地!
关注
“胡闹,权少没有带证件,难道你们就不会去数据库里翻出来?” 一句话,彻底绝了夏天侥幸的所有想法。 这简直信了你的邪,她怎么忘记了,只要后台够硬,人家从数据库里也是可以调出个人资料的。 顿时,夏天感觉到了来至世界深深的恶意,还是她笔下的那些花美男善良一点。 权天睿对于这局长刻意的讨好,表示很受用,看着夏天一脸绝望的样子,伸出手想要在抓住她的手。 对于权天睿的触碰,夏天反射性的弹开了。 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权天睿那双深邃的眸子晦暗不明。 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那还等什么?”一句话,让工作人员办证的速度加快了。 当最后,夏天拿到那红本本的时候,还觉得这件事情太玄幻了,到现在她还没回过神来,她已经是已婚妇女了? 相对于夏天的哀叹,权天睿则是难得的好心情,连那冷清的眼眸之中都渲染上了几分笑意。 看到那笑意,夏天觉得特别的刺眼,将那红本本随手扔进了包包里,理都懒得理身边这个男人。 直接就走了出去,看着夏天气冲冲的样子,权天睿好心情的没有说什么。 只是当他跟着走了出去之后,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个干净。 “人呢?”权天睿双眼里酝酿着狂风暴雨,骇人的气息,让李锦的哀叹,他就是个命苦的。 “boss,夏小姐在那里。”顺着李锦手指着的方向,权天睿准确的看到了夏天的位置。 瞧着她招手打车,更是气得权天睿咬牙切齿。 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直接在她上车之前截住了她。 “放开我。”不用看也知道是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就跟他结了婚,也就算了,这会儿自己回家都不能了? “你们两个走不走啊!”司机按了按喇叭,有些不耐烦的吼道。 “不走。” “走。”两人的声音同时喊出,只是权天睿那冰冷骇人的语气,让那司机都被吓着了。 看向夏天反抗的样子,以为她遇到了坏人。 “小姐,需不需要我给你报警?”虽然权天睿的气息骇人,但是他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听到那司机这样说,夏天感激涕零,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要啊!这人绑架我。” 夏天的话,让给权天睿的俊脸黑了又黑。 “意思是这配偶栏上写的是绑匪?” 权天睿扬了扬手中的结婚证,那司机见到权天睿手中的结婚证,也知道是夫妻小两口吵架了,也放心了下来。 “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别再大街上闹啊!” 最后司机说完就开车走了,倒是权天睿微微挑眉,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 也不说话,也懒得跟她在争辩,直接扛着夏天扔进了车里。 “去给少夫人收拾东西,打包回景园。” 虽然夏天也不知道景园在哪里,但是也知道肯定是他住的地方。 “不要。”开什么玩笑,她还没从已婚状态回过神来,就要跟他同居。 最后,她的反抗几乎是无效的,她就被带回了景园,在然后就是东西也被送了回来。 那速度快的让夏天咋舌,瞪着那个坐在她面前悠然看着报纸的男人,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撕了他。 当李锦带着人将她房子里所有的东西送到景园的时候,夏天更是无语的,她的所有东西都被打包了过来,连她心爱的小抱枕都没有放过。 当然,她工作的东西也没有放过,看的夏天嘴角直抽抽。 “少爷,请问这些东西放在哪儿?” 李管家看着眼前这些跟小山似得东西,也是颇为头疼。 权天睿这才抬起头,看向那些东西,也没有想到她一个女孩子会有这么多东西。 “用得着我安排,她是你们少夫人,东西放在哪儿还需要我教?” 扔下手中的报纸,直接将夏天拖上了楼。 夏天挣扎着。“放开。”只是她的话向来都是被忽视的。 留下李管家跟李锦父子两个在原地看着那新婚夫妻两个怪异的相处方式。 “儿子,你说少爷说的是不是真的?那个女孩子真的是我们的少夫人?” 说到这个,李锦想到今天的事情,虽然到现在他也是云里雾里的,但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今天都去民政局了,结婚证都拿到手,应该是了。” 李管家瞪了自己儿子一眼,什么叫应该是,这本来就是是了好不好。 被权天睿几乎是拖进房间的夏天,瞪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你说,你一个好好的大男人,有钱又有颜,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得拉着我跟你结婚,你说你是不是有病?” 权天睿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扔向了一旁的沙发上。 这才将夏天拉入怀中,唇,直接擒住了那喋喋不休的小嘴。 夏天的所有话都卡在了喉咙里,眼睛瞪得老大,看着自己眼前放大的俊脸,眨了眨眼,自己这是被亲了。 直接一把将权天睿推开,使劲儿的擦了擦嘴。“你……你干嘛亲我。” 瞧着权天睿再次走过来,夏天戒备的看着他。“别过来啊!”舌头都开始打结了。 对于夏天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反抗,权天睿的耐心早就被消磨了干净。 “你说我为什么亲你?你我老婆,我不亲你,难道你还想我去亲别人?” “谁是你老婆,你去亲别人也不管我的事情,本来结婚就是被你给逼的,又不是我自愿。” 权天睿双眸微眯,很好! “是么?那我就看看你是不是我老婆。” 权天睿直接将夏天抱起,扔向了一旁的床上。 “混蛋,你想干什么?” 夏天的身体在床上还没挣扎起,权天睿那修长的身子已经将她紧紧地压制在了床上。 “干什么?等下你不就知道了……” 也不等夏天在有反抗,低头,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这会儿夏天才真正的意识到了危险,她不是傻白甜,自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一双眼睛里满是惊恐,她不会真的**在这里了吧!夏天浑身一震,手脚并用的挣扎,唇被封住,根本叫出声音来。 而她身上的这个男人,似乎还嫌不够。 舌尖已经探入了她的唇齿之间。 “我竟然不知道长大后的你居然变成了野猫。”权天睿停下所有动作,修长如玉的手指将唇边溢出来的血渍抹去。 得到空隙,夏天立即弹得老远,生怕眼前的这个男人再次变化成狼。 “那也是你无礼在先,咬你算是轻的。” 只是此刻的夏天,没有在意到他话里另外一个意思。 “我亲自己老婆还无礼了,那我让你看看更无礼的事情。” 言罢,直接欺身上前,夏天睁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这个男人,她一点都不怀疑这人是不是说到做到。 就在他的吻再次要落下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 “叩叩……少爷,少夫人的东西。” “进来。” 夏天像是看救命恩人一样的看着李管家进来,而权天睿则是黑着一张脸,阴沉的可怕。 任谁看到这样的画面,也该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李管家不由得哀叹,早知道明天早上放东西进来也是一样的嘛!为什么非得挑今天晚上? 不过却让手下的人动作加快,麻利的将夏天的所有寝室里用的东西,都归纳好。 看到那动作迅速的人,夏天看的有些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这些人后面是有狼在追吗? “其实,你们可以慢慢的。” 这样也可以拖延一下时间啊! 只是显然李管家误会了夏天的意思。“放心,少夫人,他们都会小心点的,不会摔坏你东西的。” 夏天无语,只得看着李管家带着人迅速的将东西都放置好。 起身,朝门外走去。 “你去哪儿?” 权天睿蹙着眉头,看着夏天朝门外走的背影。 就算是夏天没有看到权天睿的表情,也知道身后的人脸色恐怕是不好看的很。 脚下不停步,直接走出了门,将门带上,夏天几乎是窜出去的,她的动作是吓了李管家一跳。 夏天直接朝隔壁的房间跑去,几乎就在她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权天睿便从主卧里跨步走了出来。 景园里没有锁客房的习惯,毕竟平时也没有人来,所以根本不担心有人进去,这就便宜了夏天。 她跑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然后将房门落了锁。 这才拍了拍胸口,平复了下自己的呼吸。 “总算是摆脱了。”开玩笑,让她跟一个陌生男人睡一张床,这简直是要命好吗? 反正这个房间被她反锁了也不怕他进的来,索性夏天安心的去洗澡,准备睡觉,以至于明天怎么去面对那个男人,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她这个时候折腾了一天,真的好累好累。 所以夏天心情还算是不错的去洗澡了,可是就在她洗好,准备裹浴巾的时候,“砰……”浴室的门,直接打开了。 门外的权天睿也没有想到自己撞开门没有看到这样的画面,心里的躁动越发的汹涌了起来。 火热,他此刻觉得连呼吸都是热的,恨不能冲个凉水澡才好。 有些艰难的滑动了喉结,也不再拖拉,直接上前,将浴巾帮她裹好,直接一个横抱,朝主卧走去。 “你混蛋,竟然偷看我洗澡,流氓,变态。” 夏天简直是被气死了,自己全身都被这个臭不要脸的看光光了,只要想要方才的那个画面,她简直有种想撞墙而死的冲动。 对于夏天的谩骂,权天睿已经形成了一种屏蔽,直接忽视的功能了。 抱进主卧,直接反手,将门关上,与此同时,也将夏天紧紧的压制在了门板上。 吻,如约而至! 他的狂热,好似一把烈火一样,夏天只觉得自己也跟着要燃烧了起来。 想要反抗,但是她的力气在他的面前根本不够看。 任由他的亲吻,脑子却越来越迷糊,身体的本能让她回应。 或许是感受到夏天的回应,权天睿好似受到了鼓舞一般,动作更是越发的卖力了起来。 撩拨着夏天的身,更加是撩拨着夏天的心。 半夜,已经半昏半醒的夏天,咬牙切齿的瞪着身边这个还玩着她头发的男人。 “别动我行不行,我要睡觉,我要睡觉。”她简直抓狂了,就算是死命的折腾她,到现在他餍足了,还不肯放过自己,时不时的捏脸,时不时的玩头发。 这个男人怎么能那么幼稚!! “好,你睡吧!”语气中带着宠溺,眉眼里的笑意,更是犹如春日里的暖阳一般。 夏天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很少笑,但是笑起来绝对是要人命的那种。 “不许笑。”她就是见不得这个男人笑的很狐狸一样的,她的心都是跟着一颤一颤的。 伸手想要捂住那张怎么看都觉得欠扁的脸,只是身子一动,便感觉到腰肢的酸软,根本使不上半分的力气。 夏天磨牙,都是这个男人害的。 瞧着夏天那一瞬间呆滞的动作,便知道她身体难受,将夏天直接搂进怀里。 “放开我。”夏天尽管跟这个男人已经有了亲密的接触,但是还是很不习惯跟他接触,而且更何况他们两个现在根本就是一丝不挂。 这样肌肤与肌肤的相贴,让夏天本能的觉得危险。 “不乱动。”一开口,嘶哑的声音里饱含的满是**,夏天又如何不懂,僵直了身子,这下是一点也不敢再动了。 她真的,再也经不起他半点折腾了。 瞧着夏天不在乱动了,权天睿这才伸手覆上她的腰肢,避开了痒肉,为她轻轻地揉捏。 本来还在脾气上的夏天,此刻发觉这个男人并不是在吃豆腐,而是再给自己按摩,心的脾气,也渐渐的消散了。 唇边的笑意不自觉的溢了出来,就算是夏天自己恐怕都没有发觉吧! 或许是真的累极,在权天睿的按摩下,夏天最后沉沉的睡了下去。 听着夏天那均匀的呼吸,权天睿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深了起来,心里也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小可爱,这下你是我的人了,就别再逃了。” 轻轻地在她额际落下一个吻,这才心满意足的搂着夏天睡去。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