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和中国好声音一样好听的,原来还有新加坡民谣

新加坡眼2018-11-18 10:35:41


7月15日《中国新歌声》(原中国好声音)首播,你是不是和那姐一样,被首位出场的新加坡人向洋迷倒了?

(建议阅读链接:新加坡歌手迷倒那英,原来小伙儿这么有来头!



好吧,今天说的不是《中国新歌声》,也暂时不谈已被冠称“新加坡之光”的向洋,我要说的是新谣——一个超过30年的本地音乐品牌,本地宝贵的文化遗产,文化沙漠中一片珍贵的绿洲。新谣是“新加坡民谣”的简称,早在1982年9月4日就锁定了这个名字,以自创自弹自唱的方式在上世纪80年代风靡一时,大量原创的经典歌曲代表了那个年代年轻人最朴素的青春,是许多新加坡人美好的集体记忆。

2014年在百胜楼举行的新谣发布会,挤满热情的歌友


新谣成就了巫启贤、梁文福、黎沸挥、李偲菘李伟菘兄弟、许环良等一批知名音乐人,就连新加坡如今的年轻歌手,如孙燕姿、林俊杰、蔡健雅,也无一不与新谣的传承相关。


7月9日,新谣前辈黄宏墨在时隔三年后,在加冷嘉龙戏院举办了一场让观众听出耳油的演唱会,三十首歌曲曲精彩,大部分是黄宏墨自己的创作,我因此差点错过了地铁末班车,可想而知这场演唱会有多么的精彩。



年轻的读者可能对黄宏墨这个名字会觉得很陌生,但对于新加坡有一定年纪的华校生来说,这却是一个熟悉的名字。除了平时的摄影和广告工作,和在早报写专栏以外,黄宏墨已经出版了三本书和五张专辑,其中较为著名的歌有《万种风情》、《野人的梦》等等。


2004年6月,他曾代表新加坡电视台以华族民谣代表身份参与中央电视台主办的第二届[中新歌会](注: 第一届新加坡代表为巫启贤),一曲《万种风情》让中国十三亿同胞聆听与分享这位走遍大山大水、至情至性的民谣歌手生命的另一番姿采。


演唱会当天座无虚席


在黄宏墨的歌声里,你可以听到反映本地生活的《结霜桥》;本地诗人的作品《朝花夕拾》(诗人伊婵作词)、《屋外》(诗人王润华作词);充满情怀的《野人的梦》;为送温暖活动所作的《请靠近些》;特别为2014世界书香日谱写的《书香》;少见的海南语摇滚风《海南咖啡香》等等。


舞台设计非常美


在演唱会上,黄宏墨请来了新谣老友郑汉铭、邓淑娴、刘锦祥和周选礼联袂演出多首作品。


黄宏墨与刘锦祥和周选礼



郑汉铭与邓淑娴


还邀请了本地作家吴韦材和台湾民谣先锋“乡音四重唱”歌手邓志浩作为神秘嘉宾。

吴韦材


黄宏墨与邓志浩


我们平时总说,新加坡是文化沙漠,但却有像黄宏墨这样的文化人一直默默耕耘着,他的歌饱含着他对生长地方人文气息的关注与诠释,是岁月中边走边唱的体悟。


从演唱会当天现场观众的反应来看,“新谣”目前在本地还是很有市场的,当我们听多了“高音”轰炸后,“新谣”的小清新就如一股清泉,洗刷着我们早已疲惫的耳朵。甚至“新谣”这个品牌,还有李显龙总理这样超级粉丝的支持,他曾在2014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清唱过著名“新谣”作品《细水长流》。


李显龙总理现场清唱《细水长流》


谁将来传承“新谣”,延续诗歌与远方?一起来听黄宏墨的诠释,顺祝“新加坡之光”继续闪亮~~


《万种风情》


蓝蓝的天空是未知的神秘

清清凉凉的晨风有小小的梦境

日子过来都是满脸的调皮

嘻哈的童年有的只是失败的游戏

 

青青的草地是青春的园地

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年轻的声音

日子过来都是玩乐的主意

笑闹的年代有的只是气人的恋情

 

直到了柴米油盐的年龄

风花雪月就此怅怅的过去

经历了酸甜苦辣的风雨

过去的种种已不须重提

 

淡淡的情怀是情感的过滤

忙忙碌碌的生活忘了那自己

日子过来依然万种风情

只是欢唱的同时不再有往日的激情

(MV视频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c4MjAwMzY=.html)

《野人的梦》


曾经做过这样的梦歌梦中静卧花草叶丛

穿过林野爬过山坡草原辽阔任我奔冲

曾经做过这样的梦雾中观赏晨露滴落

迎着山风攀上云层轻扶彩虹抱拥苍穹

潮来潮去捡沙堆泥日出日落玩赏大地

管他风刮细雨世俗人情没有春夏秋冬没有年月世纪

(MV视频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Y4NDM2NDA=.html)

《如果你不曾来过》


如果你不曾来过

也许一切都能淡淡的结束

就算从来不曾拥有

至少也不须这般失落

 

如果你不曾来过

独身的情怀还是美丽的

只因为你说的那句话

多年来的不羁一夜褪色

 

这一生已经有太多的缺憾

如今连你也走远了

原以为挥挥手就能挥走一切

没想到挥走了岁月

一切还是难以磨灭

 

(作者:冰糖猫)



欢迎关注新加坡眼,新加坡最大的自媒体平台。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