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听老狼上《我歌》之前,你可知道他是大半个民谣界的伯乐

拇指阅读2018-06-11 12:30:51

作为“民谣鼻祖”,老狼在中国民谣的开山地位自不必言,但他对民谣的卓越贡献并不仅仅体现在出产过优秀的音乐作品。这十几年来,圈里就这么一个人在实心实意地提携新人,给音乐圈注入新鲜血液。对于整个民谣界来说,老狼都是一个温暖的名字。




是的。今晚老狼要在《我是歌手》上露脸,这一次的曲目是朴树的《旅途》。

  

老实说,对于一个观众听见飙高音就像触到G点般泪流满面的节目来说,老狼没有可以拿来比惨的故事,也没有华服美妆鲜肉颜值,电视音乐秀并不适合他。然而《我是歌手》毕竟是个很好的平台,条件又开得很大方。玩玩儿也好。


今晚听老狼前,有些往事值得回味,苏阳、万晓利、马条、李志、钟立风、及至整个民谣界响亮厂牌“十三月”背后,老狼都是一个伯乐般的存在,他一直在温暖着民谣圈。


                                                                                                                                                                                                        同桌的你                         老狼 - 校园名曲精选                                                                                        

正如老狼本人所说:“我这些年上电视很少,可能好多电视观众都不知道我,或者不认识我,或者说他根本就认为这个人已经从歌坛消失了。”对于不少歌迷来说,而今的他的确许久未曾被刻意提起,是属于众人心底深埋的情结。




上《我是歌手》,老狼也是经历了三次“被钓”过程。据悉,早先找上他的洪涛直接瞄准其要害,狂安利节目组各种精锐的硬件设备,以及万里挑一的一流乐队乐手。而后高晓松则当起了免费“水军”多番撺掇怂恿,宋柯更是理性分析其中种种益处,最后甚至搬出了“就当赚奶粉”的由头,这才终于让老狼松了口。




老狼从来都不像明星,他没有前呼后拥的团队喝令肃静回避,也没有花痴粉丝到处围追堵截。甚至也没什么故事,没有绯闻——记者拍到的是他自己在咖啡厅里吃三明治,开的也不是豪车——有的只是散淡平和。

  

或许是因为身上“校园民谣”标签过于明显,生于1968年的老狼人前人后都被称作“狼哥”,从来没有被升级为“老师”。一次他跟记者打趣:你们可以叫我“老老师”,也可以叫“狼老师”,任选。于是,本名王阳的北京人就始终是“狼哥”。

  


?老狼、叶蓓、高晓松……这些人的专属记忆都曾在白衣飘飘的年代里飞扬


                                                                                                                                                                                                        恋恋风尘                         老狼 - 此间的少年                                                                                        


提起老狼,民谣圈大大小小的人都有无数的话想说,“狼哥”的名字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个太阳般的存在。


  

1.

挖掘苏阳


我遇到的每个民谣音乐人几乎都尊称老狼为“狼哥”,我想这不仅仅是因为年龄序齿。而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内心深处藏有伟大的人格(出自崔健《混子》)”。苏阳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前些年,我合作过的一个民乐手突然得了中风,病得很厉害。银川的医疗条件不是很好,我找到狼哥,他就拿着病历在北京东奔西走联系医院和大夫。他是个热心人,帮助别人是一种习惯。



?某年星光现场演出,老狼、马条等人冲上台和苏阳乐队一起唱代表曲《贤良》

                                                                                                                                                                                                        贤良                         苏阳乐队 - 贤良                                                                                        


苏阳和老狼结缘于2004年,旅游卫视在银川拍片子,经友人引荐,两人一见如故。在酒吧喝酒的时候苏阳顺手把自己做的demo给老狼听。

  

“狼哥听了之后特别高兴,回到北京之后就把这张demo给我听,第一首歌就是《贤良》。刚听了半首我就按了暂停跟狼哥说,这个人我一定要签下来。”十三月文化CEO卢中强一谈到这段往事,就非常兴奋,眼镜后面的瞳孔放着光。

  

卢中强委托老狼的音乐总监,著名音乐人龙隆去了银川跟苏阳聊,苏阳随即来到北京加盟十三月唱片,并推出震动中国音乐界的佳作《贤良》。在这张专辑文案的最后一页,有苏阳长长的致谢名单,老狼和卢中强的名字都在上面——

  

感谢投资人卢中强,在这个唱片不景气的年头,他让我还能吃上饭,并且给了我尽可能的自由。感谢老狼的推荐……

  

“狼哥帮助过好多人,而且对他来说特别自然。朋友们遇到为难的事儿,他都会帮忙。”苏阳说。



2.

万晓利的“知遇之恩”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万晓利 -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2008年雪山音乐节上接受记者采访的老狼说,他最喜欢的歌手是万晓利。万晓利幽默地回应:“其实我也早有耳闻。”

  

作为一个耻于用语言表达的人,绰号“万总”的万晓利在采访时总是寡言少语,唯独在谈到老狼的时候话多。1997年,万晓利在北京的酒吧里驻唱,老狼和朋友来玩儿,因为对音乐的热爱,一来二去两人变成密友。

  

“对狼哥的评价……良师益友”万晓利思索片刻之后才说出这个词儿。

  

在家里做出来《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的小样之后,万晓利始终没有找到愿意发行这张唱片的公司——世纪之交正是唱片业最衰败之时。

  

后来我拿给老狼听,老狼听了之后就带着小样到处推荐。《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发行后,给万晓利带来巨大的声誉,2007年,凭借这张专辑的卓越表现,万晓利荣膺第七届华语传媒大奖最佳民谣艺人。

  

“和狼哥一起参加过很多次‘民谣在路上’的演出,我也给他弹过琴。前些年有一阵子想给狼哥写歌,但是身体问题没写成,以后有机会还是想跟狼哥合作。”万晓利说。

  

“他对我有知遇之恩。”



3.

对马条一直默默付出




1994年,马条从克拉玛依来到北京,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迅速声名鹊起,先后签约华纳和太合麦田。2007年,经老狼介绍,加盟十三月唱片,正式发表首张个人同名专辑《马条》。2011年,马条将第11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国语男歌手、最佳摇滚歌手两项大奖抱入怀中。

  

马条说,他最初是参加黄燎原组织的一个演出,李延亮把他介绍给老狼。“认识了就特别投缘”,这一算,他和老狼认识二十多年了,马条的专辑文案中到处都是老狼的名字:监制、和声、企划,署名都是老狼(监制为卢中强和老狼)。

  

“当时狼哥自己的专辑还没录制好,却一直为我的专辑忙前忙后,所有的和声都是他给录的。”对于老狼的情谊,多年后马条依然记忆犹新。

  

对于中国民谣来说,这是一段几乎被遮蔽的历史。11年前老狼一言,卢中强一念,诞生了十三月唱片,保住了中国民谣的火种。如果没有这些为民谣默默付出的人梯,如今渐成燎原之势的民谣音乐,所谓复兴可能至今还遥遥无期。



4.

钟立风、李志等人都受过老狼照顾

他是圈里真心实意想提携新人的“狼哥”




卢中强曾经发朋友圈开玩笑说,“民谣在路上”(民谣音乐的全国巡演品牌)的盈利模式就是克扣狼哥的演出费。5年间老狼大概参加了三四十场演出,但是拿的钱永远都是低于他的市场价。很多时候都是演两场给一场的钱。有一年十三月财务结算,突然发现账上怎么多了8万块钱?原来是老狼的演出费一直没给,半年多时间老狼从来没提过。

  

现在回想起来,很多事儿还是非常令人感动。老狼是在帮助民谣,本质是在帮助好音乐,他也从来不说这些事儿。现在还有一种人,总是在选秀节目里边去发现好的音乐,好的音乐人,觉得挖到了宝,说我要帮助你怎么怎么的,还哭——其实就是在演。平时你干什么去了?好音乐就在你身边,你想帮随时可以帮啊,你上电视演什么演?你有条件像狼哥一样,实打实地去做,却从来没真的行动过。这种人就是“德不配位”,狼哥才真正配得上“德艺双馨”四个字。

  

老狼对新人总是特别想帮忙。钟立风、李志这些大量的民谣音乐人都受过狼哥的照顾,有事儿找他,不管是录音演出什么的,招之即来有求必应。前些天,他在网上转陈鸿宇的东西,5月份,老狼在西安有场演出,唯一请的嘉宾就是陈鸿宇。

  

这十几年来,圈里就这么一个人在实心实意地提携新人,给音乐圈注入新鲜血液。如果有更多人像老狼这样,用他们的眼光,用他们的善良,用他们的关爱扶助后进,音乐生态绝不会是现在这么一个状态。



5.

没有老狼,就没有“十三月”

(十三月文化ceo卢中强口述)



 

我是2001年通过黄小茂认识的狼哥,一见面两个人就特别投缘,在他的第二张专辑《晴朗》里面,我帮他写了两首歌,一个是《关于现在关于未来》,另一个是《郎心似铁》。那时候就很熟了。


                                                                                                                                                                                                        郎心似铁                         老狼 - 晴朗                                                                                        


简单地说,没有老狼就没有十三月。2004年有一天好像是在龙隆的录音棚做郭德纲的相声歌,老狼兴冲冲地拿张小样进来跟我说,哥们儿刚从银川演出回来,发现有个音乐人特牛,叫苏阳。我听了一半就把录音给停了。我特认真地跟狼哥说,太牛了,我一定要签这个人。当时我正在研制各种彩铃歌,狼哥说你这事儿要想明白。我说我太喜欢这些音乐了,我一定好好做。

  

苏阳的专辑我给5万块钱的版权预付款,这在当时绝对是最高的标准。苏阳之后是万晓利,再之后是马条。十三月的民谣阵容就成型了。

  

万晓利也是老狼推荐的,我第一天听到《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第二天约万晓利谈,第三天签约。版权预付费也是5万块。那是晓利在北京最困难的时候,经济情况非常差,房子按揭都没钱,准备离开北京,要回河北磁县老家上班了。那几年市场很惨淡,也没什么演出,我就每个月给艺人发3000块钱基本工资。苏阳到北京录音的时候,公司还给他租了房子。

  

为了推广这些优秀的音乐,十三月尝试了很多新颖的推广方式。公司没什么钱可以砸广告渠道,就找皮三做flash,《贤良》的动画今天看起来仍然非常经典。那时候地铁广告刚兴起,就那种站与站之间会动的视频广告,刚开始推广郭德纲,后来我跟对方聊,一定要给万晓利做推广。这是独立音乐第一次有那么大力度推广。

  

老狼觉得我做十三月很靠谱,是真正在做音乐,真心地帮助音乐人。就说你干脆把马条也签了吧。那时候我刚签了谢天笑,对马条这个事情还挺犹豫的。狼哥还挺坚决,见一次说一次,不停地推荐。正好马条的小样做出来,我听了感觉特牛,就签了。

  

如果没有老狼,没有老狼推荐的苏阳、万晓利、马条这些音乐人,我可能不会坚定地做一个民谣品牌。

  

从那之后,狼哥就事无巨细地帮着十三月做各种事儿。做马条专辑的时候,“丫”对马条MV的预算特别不满意,因为当时签了好多人。这哥们儿就自己掏钱带马条去新疆拍了video。后来我听说马条落难出来,第一个找到他的就是老狼,二话不说塞给他一笔钱。



不管怎么说,老狼不仅是众多民谣人共同的“狼哥”,他的歌,也是我们所有人共同温暖的记忆。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