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五哥放羊丨柴根儿演唱·陕北民歌第272期

陕北民歌2018-12-18 07:33:01


▲题图:
刘宏武 彩墨山水画作品《五哥放羊

点下方音频,或输入柴根儿、五哥放羊,即可收

五哥放羊

柴根儿 民歌演唱家

正月里(哎)正月(哎咳咳咳)正,

正月十五挂起了红灯,

红灯(那个)挂在大门外,

瞭一瞭那一个五(呀哎)哥哥(哥哥哥哥)多会儿(价)上工来?


二月里是春风,

三妹妹爱扎红(上个)头(呀哎)绳,

红头(那个)绳绳绿扎根,

再问一声一声五(呀哎)哥哥(哥哥哥哥)亲(也不呀)亲。


三月里是清明,

五哥放羊转(上那)州城,

羊群(那个)在前人在后,

只瞭见那个黄(呀哎各)尘(呀尘呀)瞭不见五哥(的呀)人。


四月里四月八,

五哥给我缝上那一双袜,

凉鞋(那个)凉袜都做下,

再问一声一声五(呀哎各)哥哥(哥哥哥哥)要些什么?


五月里五端阳,

浆米醺枣撒白糖,

白糖(那个)黑糖都撒上,

再问一声一声五(呀哎个)哥哥(哥哥哥哥)香(也个)不(呀)香?


六月(的)里二十(的)三,

五哥放羊(那个)在草滩,

头戴(你那)雨(了)布手打上伞,

怀中又抱放羊的小铲铲。


七月(的)里豆角子白,

三妹妹坐在(那个)五哥怀,

有心把你揣一揣,

恐害怕外(呀哎)边(呀边呀边呀)人回来。


八月(的)里月正东,

长工打工来把个月饼分,

三妹妹长下一个偏偏心,

多给(么那)五呀(哎得儿)哥哥(哥哥哥哥)多分上半斤。


九月(的)里秋风(的)凉,

五哥放羊没有(那个)衣裳,

三妹妹扣得一件花花衣裳,

改一改那领(呀哎嗨)口(呀口呀)五哥你穿上。


十月(的)里树叶子落,

五哥放羊(么那)正好凉,

大羊(你那)下(了)下下小羊羔,

脱下一个(那)皮(呀哎嗨)袄(呀袄呀)快把个小羊包。


十一(的)月三九(的)天,

五哥放羊(么那)真可怜,

刮风那个下雪常在外,

日落了那个西(呀哎的)山(呀山呀)往回转。


十二的月整一年,

五哥算帐(么那))回家园,

有朝一日(一个那)天睁眼,

我和我那五(呀哎各)哥哥(哥哥哥哥)把(上个)婚呀完。


说歌手

柴根儿:陕北民歌的“活化石”


陕北的民歌艺人,可以大致划为四代:当前最活跃的一代是以雒翠莲、雒胜军等为代表的青年歌手;在他们之上就是以王向荣、贺玉堂等为代表的第三代艺人;第二代艺人是以马子清、贠恩凤、李治文等见证和亲历新中国成立的老一代艺人;第一代就是以柴根儿、张天恩、李思命、丁喜才、李有源为代表的这一批艺人。事实上,说他们是第一代人并不十分科学,毕竟在他们之前,还有更多优秀的民歌传承前辈,只是因为历史久远,已然无据可考了。


柴根儿是第一代陕北民歌艺人里唯一健在的一位,与他同时代的张天恩等人都已饱经磨难,先后作古了。柴根儿是陕北最后一代脚夫,他大半辈子赶着牲灵几乎跑遍了山西、陕西和内蒙河套地区,艰辛的脚夫经历同时也是柴根儿民歌演唱艺术的成长历程。柴根儿从八岁开始唱歌,七十五年来从未拜过老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柴根儿唱过的歌不比他见过的人少,他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曾经留下了他的脚印和歌声。民歌、道情、秧歌等各种曲调,柴根儿都能信手拈来,“府谷歌王”、“陕北歌王”、“陕北民歌大师”,各种荣誉的光环数不胜数,称他为“陕北民歌活化石”一点都不过分。


“我这辈子唱歌,就是因为爱,唱起来就痛快。”——这是柴根儿对自己艺术生涯的简单总结。对于今年已经八十三岁高龄的柴根儿来说,能做一辈子自己深爱的事情,已经是终生无悔了。


柴根儿之家


1924年,柴根儿生于晋陕蒙三省接壤、陕西省最北端的府谷县城。父亲是个生意人,十几岁便开始做小买卖。家有子女三人,柴根儿是长子,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


十四岁的时候,有人介绍下王家墕与柴根儿同龄的的王姓姑娘给他,双方家人经过了解和磋商,定下了这门亲事。十八岁那年,柴根儿敲锣打鼓热热闹闹地迎娶回了自己的媳妇。半个世纪以来,柴根儿和老伴相濡以沫,直到七十二岁那年,老伴撇下了老柴根儿撒手而去。失去了老伴,老柴根儿没有消沉,他在享受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之余,也在细细回味着自己年轻时的苦辣酸甜……


一路走来一路歌


脚夫,在陕北也称为赶牲灵的。过去的陕北地瘠民贫,人们迫于生计纷纷前往内蒙河套一带揽工、赶脚、做买卖。他们吆赶着骡马,常年风餐露宿,有着与黄土一样厚重的辛酸故事。


走沙滩,睡冷地,

梦也不梦受这罪。

大圪蛋山药黄米汤,

天爷爷撵在这路上……


柴根儿从小喜欢唱歌,八岁的时候就立志想进晋剧团唱戏。那时柴根儿还留着辫子,看大戏的时候,人家在台上唱,他便在台下踢腿做动作,跟着台上的戏子学各种腔调。


十几岁时,柴根儿就开始跑口外。赶牲灵的路上,只要看见人家有热闹的滩会,柴根儿就会去凑热闹,总想找机会一展歌喉。有一次,在包头南海子的一个俱乐部,柴根儿趁兴唱了《珍珠倒卷帘》和《水刮西包头》两首歌,现场爆发出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和叫好声。从那一刻起,所有的人都对这个毛头小伙刮目相看了。


柴根儿是陕北民歌《摇三摆》的开创者。有一次,柴根儿一个人赶着毛驴去内蒙赶集,看到那里的女孩子很漂亮,特别是她们走起路来一摇三摆的样子让柴根儿很是动心,于是触景生情,哼唱出了《摇三摆》。这首歌后来在陕北及内蒙河套一带被广泛传唱。此后,柴根儿还陆续创作了具有自己风格的《对花儿》、《偷南瓜》、《四大对》等经典曲目。


二十多岁的时候,柴根儿已经在晋陕蒙一带小有名气了。他看见什么唱什么,而且全是现编现唱,买卖人过路人都爱听他唱歌。柴根儿曾经有过卖糕、卖西瓜、卖豆腐、卖粽子的经历,他边唱边吆喝,小地摊前人围得水泄不通,歌唱完了,东西也早卖完了。甚至有的人没吃上东西,也愿意给钱。因为歌唱得好,柴根儿也揽到了更多的营生,交到了更多的朋友。


柴根儿一路走一路唱,凡是他走过的地方,人们都知道有个赶牲灵的府谷后生歌唱得好。就这样,柴根儿用歌声驱散了脚夫路上的孤独寂寞,在那个贫困艰苦的年代里用最简单的方式给自己也给人们带来了难以忘怀的快乐。


新中国成立后,交通条件日渐改善,脚夫这个充满时代色彩的职业便逐渐消失,以柴根儿为代表的陕北最后一代脚夫自此也在历史舞台上悄然谢幕。


1958年前后,延安来人要请柴根儿去当老师,柴根儿担心自己当不了老师就没有去。1960年,柴根儿加入了内蒙国营运输队,1962年以后又外出揽工,文革初终于辗转回到了家乡的农业社,结束了近半辈子的奔波。


脚夫路上的爱情记忆


双马马碌礎单马拉,

一个人和下你家姊妹俩。

你赶上那个毛驴我开上那店,

来来回回好见面。

想你想得见不上个面,

大路上开下个留人店。


柴根儿二十岁时在内蒙乌拉素驮货,经常在一户人家落脚,这户人家的两个女子也都会唱歌,经常和柴根儿对唱,一来一往,妹妹便对柴根儿有了好感。每次从府谷过来或从包头上去,柴根儿都要买一些女孩子用的东西,路过住宿时送给妹妹。和妹妹好了两年多,竟然和姐姐也慢慢产生了感情。后来,妹妹因为吃醋,离开柴根儿找了别人。和姐姐好上后,姐姐还曾经问过柴根儿:“你好好的和我妹妹好,怎么又和我好上了?” 再后来,因为乌拉素跑得少,和姐姐的关系也就疏远了。


解放后,姐姐当上了妇女主任,有一次在纳林开会,柴根儿正好路过,远远地看见是她,心想只要我唱歌她肯定会回头的。柴根儿开口一唱,姐姐果然回过头来。柴根儿下马住店,姐姐追过来要柴根儿跟她去唱歌。柴根儿起先不去,在众人的说服下终于答应了。到了会场,乐队伴奏全套家什几乎都上齐了,两个人就开始对唱:


她:风尘尘不动树梢梢摆,什么风把你刮将来?


柴:野鹊子穿青又带白,不为瞄妹妹我怎当紧来。


她:瓢葫芦芦舀水落不了低,拉话不拉话见一下你。

   

柴:三天没见上那妹妹那面,人样忘了多一半。

   

她:十八根木椽椽盖不成房,这地方人多没哥哥……


最后一次见面是五十多岁的时候,柴根儿带着小孙子拉西瓜到内蒙,又见到了她。临走时,她还给小孙子好多好吃的。如今已有三十多年没联系了,柴根儿感叹地说,不知道这姐妹两还在不在了。


也许,这就是柴根儿在爱情的路上最深刻的记忆吧!


柴根儿的舞台生涯


1976年,霍向贵带队去省上参加文艺调演,府谷就去了柴根儿一个。当时农业社不放人,政府负责人打电话要求必须去。那是柴根儿第一次参加正式的演出,他的二儿子给他换了一身新衣服,柴根儿亲自杀了一只羊做花费。在这次调演中,柴根儿一举获得金奖,这也是他一生中第一次获奖。


2000年,柴根儿首次亮相中央电视台,演唱了《摇三摆》、《五哥放羊》、《十对花》、《二道圪梁》,让全国的电视观众都领略到了这位国宝级艺术大师的风采。此后,柴根儿几乎每年都要参加CCTV节目。2004年,在首届“CCTV西部民歌电视大赛”上,年逾耄耋的柴根儿老当益壮,夺得铜奖。


毕竟年事不饶人,2006年,柴根儿突发疾病卧床不起。休养了将近半年,柴根儿虽然又站了起来,但身子骨已明显大不如前了。身体日渐衰老,柴根儿的心却从来没有服老,他说如果不是这场病,他还要再唱五六年。


柴根儿:陕北民歌的“活化石”


为了保留柴根儿的珍贵演唱资料,西安九音唱片公司艺术总监薛九英于2004年至2007年间多次专程赶往府谷,先后为柴根儿录制了九十多首清唱民歌,整理了文字和图片资料。2007年10月,柴根儿正式与九音公司签约,成为该公司最为年长的签约艺人。九音唱片公司将为柴根儿出版发行个人清唱专辑,在有生之年一了老人最后的心愿。


2007年12月,八十三岁高龄的柴根儿应邀赴京参加在中央音乐学院举行的“‘黄土恋歌’陕北民歌音乐殿堂之旅”活动。在中国顶级音乐学府的舞台上,老人颤颤巍巍地登台,很吃力地唱着当年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创作的歌曲《摇三摆》。在座的嘉宾和学子没有一个人为这苍老而且有些跑调的歌声喝倒彩,而是安静地聆听,用最热烈的掌声和最崇敬的目光送老人离开……


这不会是柴根儿最后的谢幕。如果有一天我们的舞台失去了这位坚强快乐的老人,他的艺术必定还会以永恒的方式再生,他的形象在人们心灵的舞台上必将会永不谢幕!(文/薛九英、曹柯梦)


▎演唱者 柴根儿


柴根儿是陕北府谷县的一位老艺术家,享有“陕北民歌活化石”的美称,从8岁开始唱歌到如今,会唱的民歌不计其数,当地人说他可以连唱三天三夜不重复,曾在多部电影电视片以及中央电视台演唱,柴根儿的演唱粗犷洗练,声腔变化丰富,韵味无穷,独树一帜,在音乐语汇和艺术表现方面均有很高的价值,他所唱的曲目多数只有他一个人会唱,可谓珍稀之品。


▎预告「陕北民歌」

第273期:任思谕《我的哥哥当了红军》

一月歌曲试听


陕〡北〡民〡歌

打造专业的陕北民歌社群

⊙本平台版权归「陕北民歌」所有

合作邮箱:1955194963@qq.com

艺术总监:薛九英

文字总监:白晓炜

轮值主播:伍和惠

值班编辑:吕永强

长按二维码 即刻关注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