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我们的民歌,应该怎样唱?

老摇滚2018-09-28 11:22:06

苏阳发新专辑了,《河床》。

2017年5月,苏阳这么写道:「当一块泥土,散成沙的时候,我们正在努力做好干涸的每一粒沙,流在缤纷的画卷下面。」

「土摇」这两个字,放在有些人身上是完全是褒义词。放在苏阳这样的人身上,完全是一种褒扬。

人们提起「土」,有时候是嫌弃的,有时候又会追捧。谭维维和华阴老腔的摇滚民乐合作,成为电视综艺上的爆款,冲上春晚;《百鸟朝凤》最终票房8690万,成为国内罕见的高票房文艺片,一时掀起缅怀民乐的风潮。——这些平时缺少关注的「土物」,一旦和文艺、情怀搭上线,就又成了时尚。过几天,还是重回无人问津的泥土。

但对苏阳来说,「土」是执着半生的音乐事业。谭维维尝试的民乐和摇滚的结合,是苏阳十几年来一直在做的尝试;《百鸟朝凤》里的故事是演出来的,但苏阳和乐队为《百鸟朝凤》唱的宣传曲《喊歌》是实打实重现民歌的现代作品。如果你真的热爱传统民乐,不是为了一时噱头,不是为了体现自己的品位和高尚,那苏阳的音乐里一定有可以打动你的东西。

《河床》发行之前,上一张专辑是2010年的《像草一样》,再上一张是2006年的《贤良》。从八九十年代开始投身音乐,苏阳交出的作品产量并不高,但篇篇精彩,口碑卓群。

这个69年生的音乐人,组建了宁夏第一个摇滚乐队;他手上拿的的吉他,口上唱的是民歌;他带给你可以pogo的民谣现场;他值得你在音乐播放列表里,满怀敬意地新建一个「土摇」的标签。

///

和八九十年代的许多年轻人一样,没有音乐家世背景的苏阳,是全凭一腔热爱选择了这条道路。85年在西安上学时迷上吉他,90年回银川开始组建乐队,一直到2003年苏阳乐队成立,苏阳选择了音乐,并在不断选择真正适合自己的音乐。

最初,苏阳和大部分人的选择一样,是复制欧美摇滚——那个年代也没有其他选择。他最初的乐队,也是按照这个路线来。1995年,苏阳组建了宁夏第一支原创摇滚乐队「透明乐队」,开始摆脱复制,做自己的音乐。

1996年,这支乐队在银川举办了「宁夏首届原创摇滚音乐会」,当时的曲风以重金属为主。重金属也是中国摇滚当时的潮流所在。可以说,从最开始选择音乐,到如今自己写歌,虽然做的事可以称为「宁夏第一」,但于潮流之中,并无独特之处。

1999年,透明乐队在宁夏体育馆和唐朝、超载、张楚一同演出。如果照这个路线继续发展,至少在西北地区,苏阳和乐队同样会是中国摇滚中一股重要的力量。但年底,因为音乐见解,苏阳解散了乐队。

2003年之后,苏阳组建了现在的乐队,开始尝试新的元素。也许西方摇滚的涌入为他和所有当时的人带来了新的表达出口,但苏阳最后的选择,是用与自己生活相关联的方式,从身边的音乐,从根源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表达。

他没有放弃摇滚,只是选择了更多。

///

检验真正的音乐水准,要在现场。此前十余年的经历,足以让苏阳在2004年贺兰山音乐节上大展风采。当年10月,苏阳乐队和布衣乐队、赵已然一同上阵的「只有一个宁夏」演出也大获成功。

在圈内名声渐起时,老狼把苏阳推荐给了十三月厂牌的卢中强,2006年,苏阳乐队的第一张专辑《贤良》发行。

这张专辑里融合了西北小调和宁夏民歌「花儿」等形式。曲子说是民歌,但撑起主线的吉他声,强劲的鼓点,都是摇滚。歌词说是民歌,但总会揉进一两句现代的故事。在那首传唱最广的《贤良》里,开头就是西北方言,串上戏曲典故中的「王二姐」「李三娘」等等,但后来的一句「上了一个大学嘛上中专」,让人幡然醒悟,这也是当下的故事。

不再跟大流选择时髦的摇滚流派,而是回到自己热爱的土地,唱一唱那民谣。那张成名的专辑中,《新鲜花儿开》《劳动和爱情》一看就出自田间地头,《宁夏川》《长在银川》《贺兰山下》直接歌唱大地,「青春」两个字有现代感,但前面非要加个「土」,是为《土青春》。

在「民谣」这个词还没有饱含商机,还没有被小资情调绑架之前,也是有这么接近土地的声音的。在民谣大军壮大之后,苏阳还是能够自成一派,比起无病呻吟的都市民谣来说,苏阳有难得的土味;比起野孩子等同样土味深沉的乐队来说,苏阳又足够活泼狂放。

如果中国真有民谣摇滚,苏阳当仁不让。

///

有一些中国摇滚爱好者,认为「土摇」二字是对中国摇滚的蔑视,选择用「国摇」来称呼中国摇滚。 

但如果把「土」看作一种境界,其实中国摇滚里,真正配得上「土」的倒是少数。 

说起扎根土地,用现代音乐演绎乡土情怀的乐队,野孩子、布衣、二手玫瑰都值得推崇,但在群英之中,苏阳还是有独到之处——他只唱民歌。

 一切表达,其实都可以在民歌中找到寄托。哪怕是现在的事情,刨去那些新鲜外表,打动人心的,还是那些老祖宗唱过的东西。

借古讽今,也是一种高级的表达。更何况那种「土味」所能带来的感动和共鸣,是只有这片土地上成长的人才能领会到的。

像《大圣归来》的宣传曲,《官封弼马温》这首歌。歌原版是许镜清作曲,阎肃作词,苏阳也是在此基础上作改编,歌词基本没变。但仔细听,苏阳版本的《官封弼马温》里还加了这么一段:

送了一只鸡 给了一只鸭

关系搞不好也是个麻烦

回到了家 吃不上个饭

你的老婆子不跟你干

这显然不是孙大圣身上发生的故事,可能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可能发生在热播剧《军事联盟》里司马懿的身上,可能发生在现金一位国企职员身上。这是苏阳的故事讲法。

除了词的探索,还有曲的。新专辑《河床》里就融入了不少电子元素。「土」不在缅怀过去,在于把过去放在当下审视,老树发新芽。

除了音乐,苏阳还在2016年开启了「黄河今流」计划,希望通过绘画、影像、动画等多样式的艺术媒介,展现传统文化在当下的价值。还有一部名为《大河唱》的纪录片正在制作中,里面记载了苏阳和影响他的民间艺人的故事。

「土」与不土,各有所爱,没有必要厚此薄彼,只是,希望下一次传承民歌的话题等上热搜的时候,不要光顾着感叹传统文化后继无人,不要忘了,我们还有苏阳。

【2017.07.09| No.110】


【长按上图识别关注 / 微信号:rocktheold】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