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沂蒙山小调》创作散记

福建党史2018-05-14 11:12:21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宣布过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两首民歌,一首是《茉莉花》,另一首就是《沂蒙山小调》。在山东省费县第三高峰蒙山望海楼山下白石屋村,耸立着两块巨形花岗石,一块镌刻着“沂蒙山小调诞生地”8个大字,另一块正面镌刻着广为传唱的《沂蒙山小调》歌词和乐谱,背面镌刻着《沂蒙山小调》诞生记。我们从诞生记中了解到这是一首革命历史歌曲,它的词作者和曲作者是当时共产党领导的抗大一分校文工团的团员阮若珊和李林。这样一首战争时期的革命历史歌曲,如何成为今天广为传唱的具有浓郁抒情色彩的山东民歌了呢?

为控诉反动会道门“黄沙会”而创作

1940年6月上旬,抗大一分校在山东临沂地区的垛庄南山一带参加了消灭“黄沙会”的战斗。“黄沙会”是当地的反动会道门组织,他们被国民党利用,散布谣言,诋毁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民,阻挠群众参军参战。抗大一分校文工团被要求参加打“黄沙会”的战斗,他们的任务是以文艺宣传为武器控诉“黄沙会”的罪行,揭露“黄沙会”的阴谋,教育被蒙蔽的群众,瓦解“黄沙会”的力量。接到这个任务后,团长袁成隆把阮若珊和李林叫来,把全团收集到的材料,酝酿讨论的成果,交给阮若珊和李林,要求他们执笔写首歌鼓舞部队的士气。当年阮若珊是文工团的一位主要演员,虽只有19岁,却已是一位老革命了。她在就读于北平师大女附中时,就参加了北平一二·九学生救亡运动,1936年参加抗日民主先锋队,1939年春到抗日军政大学第五期学习,同年秋毕业分配至抗大一分校文艺工作团任演员。李林是校文工团的编审股长,最早是由东北流亡到北京的学生,参加了一二·九学生救亡运动。1937年4月奔赴山西加入“牺盟会”和“青年抗敌决死队”,在革命队伍一直从事文化宣传工作。当时文工团就驻扎在白石屋村,他们在一间乱石砌墙、茅草盖顶的简陋民房里开始了创作。这里很贫瘠,但山清水秀、安然恬静,阮若珊陶醉于沂蒙山的自然风光,她很自然地写下了:

人人(那个)都说(哎)沂蒙山好,

沂蒙(那个)山上(哎)好风光。

青山(那个)绿水(哎)多好看,

风吹(那个)草低(哎)见牛羊。

这两段歌词是对沂蒙山自然风光的描述,满腔热忱地道出了沂蒙父老乡亲对家乡山水的深情和爱恋。团员胡荫波刚好进屋去拿东西,看到他们俩正在认真地研究、切磋,就赶快出来了。后6段歌词“自从(那个)起了(哎)黄沙会,大家(那个)小户(哎)遭了殃……”都是对“黄沙会”反动本质的揭露,最后号召群众一起把“黄沙会”那些“害人虫”消灭光,题目就叫《打黄沙会》。

在给歌词谱曲时,李林想起小时候在家乡东北,经常听到从口外闯关东的逃荒艺人唱的一个调子,根据自己的记忆给《打黄沙会》谱了曲。后来有关这个曲调到底是来源于河北还是山东,一直争论到今天。有人就这个问题专门致信李林,李林在信中是这样说的:“关于小调的来源究竟系属山东还是河北民歌?我已记不清楚也弄不清楚了。因当时‘闯关东’流落街头讨饭卖唱的人,大多系山东、河北人。……加上当时年纪太小,很难分出是哪儿的民歌,只是听得好听,多了,熟了,就留下点印象,音影。……当时只凭记忆,边哼边用简谱记下来,后来又边唱边改,越改山东味儿越浓了,慢慢唱的人也越来越多,越改越顺口了。”

由于革命形势发展变化很快,阮若珊和李林根据革命斗争的需要,对《打黄沙会》进行了较大的修改,在保留前两段歌词的基础上,将反对“黄沙会”内容的段落改为抗日的内容,并重新拟用了一个新题目《沂蒙小调》。这首歌不仅题目完全做了改变,而且内容完全是一首抗日的歌曲。随后,在1940年8月1日的庆祝会上,阮若珊打着快板(俗称呱嗒板)首次演唱,受到与会军民的热烈欢迎。这支歌从沂蒙山脚下很快传遍了鲁中、鲁南、渤海各抗日根据地,随即又传到华东、东北等全国各抗日根据地。


新中国成立后,1953年秋,山东军区政治部文工团要去青岛、烟台巡回演出,由团里的乐队队长李锐云执笔与副团长李广宗、研究组组长王印泉一起,把这首在当地老百姓中口口相传的歌,在前两段歌词的后面续加了4段歌词,重新记谱,定名为《沂蒙山小调》,指定作为文工团女高音歌唱家王音旋的一首独唱曲目,王音旋首唱了修改后的《沂蒙山小调》。这次修改保留了歌颂共产党的内容,增补了赞美沂蒙风光的内容。于是,《沂蒙山小调》这首歌终于定型。王音旋1964年调到山东艺术学校从事声乐教学工作,培养出了韦友琴、王世慧、彭丽媛等以演唱山东特色《沂蒙山小调》的一批歌唱家。韦友琴被公认为演唱《沂蒙山小调》的第二代代表,她在1964年华东地区民歌会演时演唱了《沂蒙山小调》,受到陈毅和其他中央首长的称赞,后被录制唱片,在全国引起了轰动。

抗战中鼓舞人民瓦解敌军的战歌

《沂蒙山小调》在抗日战争期间就广为传唱,并成为鼓舞人民、瓦解敌军的著名战歌。曲作家李林的生前好友、著名作曲家商易回忆道:“我第一次接触这首民歌是1944年。当时我正在日寇盘踞的济南市读中学。一位高班的同学悄悄地唱给我听,说是从鲁南抗日根据地传过来的。在那长夜漫漫的敌伪统治区,听到这样的民歌,真像数九寒天扑面吹来一阵温暖的春风,又像渴饮一杯清冽的泉水沁人心脾,顿时感到无比振奋——人民在战斗,中国不会亡!”

肖民和傅泉是抗大文工团的团员,肖民回忆当年打临沂城时满怀深情地描述说:“1945年,八路军准备解放鲁南重镇临沂城,盘踞临沂城的伪军司令王洪久部打出国民党旗号固守。攻城前夕,领导派肖民和傅泉去做瓦解敌军的工作。他俩来到城墙边,趴在护城河外的屋脊上,高声喊道:“日本鬼子马上就要完蛋了,你们不要再替他们卖命了!沂河两岸的人民受尽欺凌,八路军即将攻城解救临沂的百姓,你们朝天开枪就算还有中国人的良心。现在,我用小提琴拉一曲《沂蒙山小调》给大家听。”于是,肖民爬上屋顶,平躺着拉了起来,临走,听到喊话的伪军朝天放了数枪,算是对他俩的回应。

今天沂蒙山小调旅游区因《沂蒙山小调》诞生在该地得名,是沂蒙山著名的革命纪念地、全国青少年传统教育基地,每年来自全国各地的旅游者不仅享受白石屋村山清水秀的自然风光,而且了解、学习到革命战争时期沂蒙山人民对党、对解放军的热爱,对革命战争胜利的贡献。陈毅元帅曾含泪说:“我就是躺在棺材里也忘不了沂蒙山人民。他们用小米供养了革命,用小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当我们在《沂蒙山小调》诞生地听着小调,听着革命战争年代沂蒙人民对解放军子弟兵一幕幕感人的故事,我们内心会受到强烈震撼,深深理解陈毅元帅的话,中国革命的胜利的法宝之一,就是党和人民血肉相连的鱼水关系。(摘自:《党史文苑》,作者:张小芳)《党史文苑》,作者:张小芳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