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催人泪下,男女对唱《西口情》,每个音符都让人热泪盈眶!

老歌大全网2019-04-15 13:46:51























下午薇薇就要离开了,然后大家就如苏挽建议的那样,宿舍几个人一起去送她,然后就在他们的集合处。刘若言终于见到了好久不见的安雨墨。是多久了呢?不知道,但就是感觉好久不见,连他们之间的空气貌似都生疏了不少。    “嗨,这里。”一个男生远远地看到了薇薇就冲她招手。    “那是谁啊?”温莎笑嘻嘻的道。    “一个组员。”薇薇道。    这时候安雨墨刚好也回头看向了这边,薇薇笑着便冲着他招了招手,而安雨墨也微笑着点头回应。然后眼神一转,落在了刘若言的身上。那一刻刘若言竟然不敢对上那双星星般明亮而纯挚的眼睛,只是慌乱的低下了头。    安雨墨就远远地站在那里浅笑淡然,好似身边就有无数的光,就像是海上绽放的烟火一样璀璨,而自己只是某一刻被照亮的海上的泡沫。A市,北京,美国……然后越来越远,她跟本追不上他的步伐。这样走了的他,还会再回来吗?    苏挽一拉刘若言道:“若言,你还愣什么呢?没看到安雨墨吗?快去啊。”    刘若言咬了咬嘴唇道:“看到了,但是……我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    “你不想见他吗?”苏挽道。    刘若言苦笑道:“想啊,但是见到他之后反而觉得他更远了。挽挽,你知道那种咫尺天涯的感觉吗?就像是明星和粉丝之间,一个舞台就禁锢了所有,那是永远也无法跨越的距离。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真的没可能了吧。”    苏挽伸手戳了一下刘若言的头道:“没出息的丫头,你难道就这样要放弃了吗?”    刘若言撇撇嘴道:“哎呀,我就是……就是觉得,觉得太远了,我就算拼尽全身力气都够不到。其实我觉得网上有一句话说得很好。每一个女孩的生命中都会出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而另一个温柔了岁月。而安雨墨应该就是惊艳了我时光的那个人,只可远观!”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刘若言笑道:“我们回去吧!”    转身,和薇薇说再见,然后抬脚,一步往前!眼泪莫名的开始在眼睛里打转,刘若言心里居然一瞬间盛满了难过。安雨墨,我……我可能真的要放弃对你的喜欢了。    “刘若言。”薄荷般干净透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声音居然近在咫尺。    刘若言脚步一顿,怔愣了三秒之后抬头把眼泪憋了回去,然后回身瞬间就露出了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嗨。”    安雨墨就站在她的身后,他主动走到了她的身后。他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我送薇薇。”说着刘若言一拉马薇薇道:“我们是室友,你还不知道吧。”    “是吗?”    “嗯。”刘若言点头。    安雨墨笑道:“那还真的是很巧合呢,下一次你就可以让薇薇同学带着你一起做比赛。”    马薇薇笑道:“好啊。”说着她低头看了看手机然后插言道:“时间不早了,雨墨,我们走吧!”    安雨墨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刘若言道:“那我们就走了。”说着对刘若言和苏挽,温莎她们都摆了摆手。    刘若言抿着唇,手在不自觉的捏着衣角。终于还是没忍住的一把拉住了安雨墨道衣袖,安雨墨惊讶的回头看她。这个场景一瞬间和记忆中似曾相识,就和那年他们刚刚在大学相识,她是多么激动与紧张,然后自己的手就不受控住的拉住了他,他似乎也是像这样惊讶地看着她。    “怎么了?”安雨墨说道。    刘若言睁着大的眼睛,感觉水汽又快要溢出了眼眶,然后闭眼低下了头。她道:“我……我想说加油,你们比赛加油!”然后慢慢放开了手。我知道我不能阻挡你前进的脚步,你的广阔天地,应该大展身手。可是,什么时候你还会回来呢?不,我知道,你回不来了。处在两个世界的的平行线,终于还是要渐行渐远。    “谢谢。”安雨墨对着刘若言笑了笑,然后道:“你也加油。”    刘若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扬起头笑的很甜美的道:“我会的,虽然肯定是赶不上偶像了,但是我也会好好的努力,然后在精神上永远支持你。不过,要记得,以后无路你走去了哪里,有什么好的消息了要和我分享一下,也以此激励激励你的小粉丝努力向前。”    安雨墨点头“嗯”了一声。    这时候马薇薇插言道:“好了,那我们就走了,你们快回去吧。”    “嗯。”刘若言笑着摆摆手道:“那再见。”    “再见。”安雨墨在看了刘若言一眼,然后终于转身离开。那一刻他的心中有那么一瞬闪过很复杂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但明显能感觉到的是他有些难过。这一次国赛过后,再进美赛,父母肯定不会再允许他任性的留在国内了,父母已经联系了好了史蒂文教授,这次走可能就要永远的离开A大了。    很多教授都说以他的才能一定能创造科学界的奇迹,推动甚至是去改变这个社会发展。这是一份很伟大的职业,很多人把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他们都在等他出国深造。可是其实他真的不想出国,从高中的时候他就一直认为这里有什么东西在一直等着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就是不愿意离开,心中就是有着那股执念,但……可能还是太年少天真了,他不能能凭着感觉去浪费自己的人生。    选择那份伟大的职业,失去的又会是什么呢?    忽然安雨墨脑海里想起了那晚和刘若言一起漫步,那天是他第一次答应和别人出去做很无聊的事情。只因为心头那股奇特的执念因为她被微微牵动了。那晚天气不好,很冷还下雪,但那个丫头却傻乎乎的笑着一个劲的说好美。可是在他的眼中雪花就不过结晶体,小分子而已。她挺闹腾的,明明说好看电影却又临时改变主意非要在这冷风呼呼的街头走,叽叽喳喳的说了好多话,搞到最后直打喷嚏,应该是感冒了。可是她却扬起笑脸说有人想她了。这傻丫头,打喷嚏不过人体机能的正常反应,怎么会和想念有关呢?想念的精神刺激使分泌激素是不会让人打喷嚏的。她在路上踩着影子一蹦一跳的,她买了我最喜欢的草莓味的热奶茶,她说星星的秘密是等待,她说今天她超级开心,她说她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粉丝,她说她想要拍一张合照做纪念……    他拒绝了合照,但悄悄地拍了一张她的照片。从前他一直觉得这样和人散步聊天就是浪费时间,因为这些时间或许他可以在实验室做两个验证试验去求得最准确的数据。但是没想到那种短暂的相处聊天却可以让人很舒服,不是试验成功带来的那种惊喜,而是一种无声的滋润,让人的心很舒服很放松。    所以失去的是什么?是她还是那颗因为她而舒服的心呢?    “刘若言。”安雨墨的嘴唇无声的动了动。她说她是他的粉丝,她总会有各种理由来找他,和很多女孩子一样,但却也不一样,因为她从不会纠缠。他记住了她,会忍住关心她的一些事情,他想他是不是和很多人一样也喜欢一个人了呢?或者说他喜欢上刘若言了吗?这个问题安雨墨他很理智的分析过,结果是——没有。他知道喜欢一个人应该会是时刻想念,但他不会,也并不想经常去见到她。但有一点,他见到她会感觉开心。    所以……也许是有一点喜欢的吧!    看着安雨墨的离开的背影,刘若言多少次想开口说等一下,等一下她还有话要说,但最终都只能无声哽咽。安雨墨,我竟然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离我越来越远。你说喜欢一个人,比起永远不能靠近,但靠近了却还要走开,哪个更为痛苦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刘若言觉得自己也许可以给出了,那就是后者。可是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还能在相互陪伴一段时间,你会,或者说有可能会喜欢上我吗?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我是浪花的泡沫,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遥远的让人想哭,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我为你抬起头,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便拥有便失去着!    这首《追光者》的bgm响起在耳畔,歌词是如此的应景,然后那么轻易就戳中了一个人的心,然后那么轻易就让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滑落。    “若言,你怎么了?”温莎发现了她流泪,吓了一跳。    刘若言抬手抹掉泪水道:“没事,刚才一只小虫子飞进眼睛了,有点——痛!”就跟细针在心上扎了一下,没法说出口的难受。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