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写下《唱支山歌给党听》的著名作曲家朱践耳今晨辞世,享年95岁.

新民晚报2018-11-20 15:05:25

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新民晚报新媒体 钟荷


记者今天上午自上海交响乐团获悉,上交驻团作曲家朱践耳先生因病于今晨(8月15日)9时辞世,享年95岁。据朱老遗愿,不开追悼会,遗体捐献医学研究。

 

中国著名作曲家朱践耳。


这位从60岁才开始创作交响曲的作曲家,在短短22年间雕琢出了10部属于中国人自己的交响乐作品,这些数字,可称得上是一个奇迹。


就在不久前,听闻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筹备在即,他慷慨捐出家中唯一一架陪伴自己60年光阴的珍贵老钢琴,希望能将中国交响乐之薪火世代相传。


朱践耳专场音乐会。网络图


殊不知,这份义举今日看来竟有着一份“托孤”般的壮烈,他托出的既是珍贵的钢琴,亦是他对中国交响乐的一份赤诚之心。


朱践耳家的这架斯特劳斯钢琴购于1958年,当时他还在苏联学习,是太太舒群省吃俭用攒下了琴钱。舒群当时还在武康路上的声乐研究所工作,琴是她向同事潘乃宪买的,虽然仅是友情价400元,可舒群还是勒紧裤腰带熬了整整四个月,才分期付款买下了这个琴。此后,整整60年时间,这架老琴成了朱践耳家的宝贝,舒群说:“朱践耳所有的创作,几乎都是在这架破琴上完成的。而家中女儿学琴,慢慢走上音乐道路,也是自这台钢琴起步。”


朱践耳先生捐赠给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的钢琴,旁边是他的太太。


钢琴搬走前,舒群斜倚着老琴拍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老人依依不舍地抚摸着表漆略为剥落的琴盖,指尖抚过泛黄的琴键,触到的是60年的岁月变迁,是家中两代音乐人心中不灭的音乐梦想。

朱践耳生平

朱践耳,原名朱荣实,安徽泾县人。1922年10月18日生于天津,自幼随家迁居上海。读中学时对音乐发生兴趣,自学钢琴等乐器。


据媒体报道,那个年代少有文艺偶像,朱践耳却早早地对聂耳的作品感兴趣,并视聂耳为终身的偶像,甚至“朱践耳”这个名字也是为偶像而改。“只要他的作品出来,我马上要买来。现在的名字就是根据聂耳改的,聂耳有四个‘耳’,没人能超越。‘践耳’就是践行聂耳走过的道路。”


朱践耳的“音乐签名”,根据他名字的音调设计而成。


1945年朱践耳赴苏北解放区,先后在苏中军区前线剧团和华东军区文工团从事音乐创作。1947年莱芜战役后谱成歌曲《打得好》,在解放区军民中广泛传唱。1949至1953年期间,先后在上海电影制片厂、北京电影制片厂和中央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作曲,曾为《大地重光》、《海上风暴》等影片配乐。


郎朗演奏朱践耳作品《翻身的日子》。


1955年朱践耳赴苏联,师从莫斯科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巴拉萨年教授学作曲。留学期间所作钢琴序曲第 1号《告诉你》、第2号《流水》,用音精练,笔触细致。


1960年写成的交响曲-大合唱《英雄的诗篇》(歌词选用毛泽东的诗词),具有磅礴的气势和绚丽的色彩,在构思和手法方面也显示了作者的功力,深得音乐界好评。


朱践耳讲述创作《唱支山歌给党听》的始末。


1960年学成归国后,朱践耳于翌年起在上海实验歌剧院任专职作曲。此后数年,创作多为小型声乐体裁,其中《接过雷锋的枪》、《唱支山歌给党听》等,成为当时流传较广的歌曲。


1975年起,任职于上海交响乐团。作于1978年的弦乐合奏曲《怀念》,是他在交响音乐创作方面触及悲剧性题材的第一次尝试。


完成于1980年的《交响幻想曲──纪念为真理而献身的勇士》,则是他在张志新烈士悲剧性事件的激发下,经过两年的酝酿而写成的。此曲在1981年的全国首届交响音乐作品评奖中获优秀奖。


图选自《掘火档案》。


1982年5月,朱践耳创作的交响组曲《黔岭素描》在第10届上海之春上首次奏响,这一独特创作被赞誉是用音乐的刻刀所刻画成的一组“单色木刻”。


在朱践耳的音乐生涯中,先后担任过上影、北影、新影、上海歌剧院、上海交响乐团等处专职作曲。1985年,还被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第四届常务理事。



愿先生一路走好!


见习编辑:唐梦葭


更多新闻可点击阅读原文下载新民晚报移动客户端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