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蒙面歌王》S01 Part.3

音乐 · 进行时2018-11-06 06:47:44


未揭面歌手:




一、东方不败


《Bulletproof》,降 e 小调,音域 bE4 - bG5

《默》f 小调,音域 F3 - F5

《如果你也听说》bB 大调,音域 F3 - F5


惊艳的亮相。


撇开造型和台风,这首《Bulletproof》选歌新潮超前、编曲动感流畅、演唱潇洒率性,堪称真人秀范例式的 Performance。


整曲的精华在于改编。La Roux 的原版《Bulletproof》更接近于 Synth-pop,新潮、科技味有余,律动、感染力不足。尤其是节奏声部,完全由电鼓和加载了自动琶音器的 Lead 音色担纲,不论从频段丰满程度和切分层次上,多少还是有些单薄。东方不败的版本解决了这些问题。一来把节奏声部改回了摇滚底子(鼓、贝斯、节奏吉他、rock organ),同时随着段落进行对律动有所调整;二来在织体、或者在段落间的接口处用了电子味很重的音色作为填充,虽然绝对量不大但都占据了关键位置,从而保证了歌曲整体的「电音」感;三是对歌曲的段落进行了调整,弃用了原曲的简略桥段,转而扩写成一段 rap(还叠加了变音过的人声,系此曲一大亮点),保持了副歌段的情绪,处理得很漂亮。如果单从表演的角度审视,东方不败这的编曲是优于原版《Bulletproof》的。于是我搜索了一下编曲者 @孔潇一 ,这也是微博名字,帐号的背景是 Prince,还有好多 Daftpunk 的内容(这俩都是我非常喜欢的 Artist),果断关注欧液。


有必要再对电子音乐略作展开。电子合成器自六十年代发明起就迅速应用在音乐制作当中,并且在七八十年代形成了世界性的「电子乐浪潮」。现在很多音乐人和媒体所说的「复古」(Vintage)复的其实是三十多年以前的音乐风格。而且这些年随着乐器制造技术和音乐制作理念的提升,电子乐又开始逐渐风靡全球——不单作为独立的音乐门类出现,而且也更大程度地渗透进了其他风格如摇滚、爵士、拉丁中。电子乐器的出现,极大地提升了人类「创造声音」的能力,而这又必然激发艺术家们的创作灵感。电子音乐一定是音乐发展的重要方向,无论是在流行音乐还是严肃领域内。探讨这个问题,有个很好的类比案例就是电声乐器——人类可以通过改变电路信号来制造出新的声音,从而创作出新的音乐,这也是流行音乐赖以形成和发展的重要基础。而电子乐器可以直接在波形的层面上对声音进行编辑,从「拓展声音制作能力」的角度看,程度是远大于电声乐器对原声乐器的超越的。那拥有了电子乐器的音乐人们能创作出怎样的新的音乐?我不知道,但能肯定的是,远远不止我们目前所见到的。


东方不败这些年一直坚定地走电子路线,定位很成功。当然巫启贤老师批评的「没有脍炙人口的歌」的现象,确实也存在。原因很多,这也不是东方不败一个人的错,不过她唱起口水歌确实没有唱电子有范儿。《默》和《如果你也听说》这种抒情歌,她是唱不过大路歌手的,虽然音色饱满有特点,但从头到尾都有拖拍出现(如果是自行处理的 freestyle 那出现频率也过于高了),听感一般。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年她发声技巧有明显进步,几首歌里 D5 以上的高音区质量都很好,身体不适时的 F5 也很漂亮,是下了苦功夫的。这些抒情歌参加节目时划划水就行了,关键时刻还是坚持做自己吧。





二、普罗米修斯


《但是又何奈》,a 小调,音域 A2 - E4


节目中普罗米修斯因为选曲和节目产生了不小的分歧,我特意搜索了一下此曲的背景,发现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分享给大家。此曲原版为日本八十年代的著名乐队 Monta & Brothers 组建之初首张专辑《Act I》中的作品《ダンシング・オールナイト (Dancing All Night)》 ,在日本销量超过 160 万张,也斩获了「全日本有线放送大赏」在内的多个重要奖项。




在翻唱之风盛行的七八十年代,这首大热单曲自然被迅速引入华语乐坛。据不完全统计,此曲被重新填词翻唱发行的版本包括《舞在今宵》(刘文正)、《今晚想念你》(费翔)、《Dancing All Night》(甄妮、蓝心湄)、《明日各东西》(陈美玲)、《舞在旋律中》(白丽华)等,而其中最著名的版本当属曾被崔苔菁、叶倩文、谢玲玲、巫启贤、文章等人翻唱过的《但是又何奈》,完美切合了原曲英文标题及 Hook 句「Dancing All Night」的发音,实在是精彩且巧妙的空耳译法。


普罗米修斯的《但是又何奈》翻唱自台湾原住民歌手巴奈(柯美黛)的版本,曾作为台湾文艺片《帮帮我爱神》的插曲出现。披着情欲外衣的电影压抑而绝望,而巴奈那木然且苍凉的演唱,和影片气氛格外搭配。普罗米修斯沿用了巴奈的单琴弹唱的编曲,含蓄内敛的音乐中,又包含着语感气息带来的丰富细节,加上浅吟婉转圆润绵长的声音,真的值得细细品味。从整体上看,这个欲言又止、积郁心间的版本,要比直接 copy 自 club 范儿原曲的众大佬翻唱版,更贴切「但是又何奈」的中文歌词意境呢。


但普罗米修斯也有处理失误之处。一来,在编曲上只增加了弦乐织体,歌曲主体还是沿袭了巴奈原版的木琴弹唱,烈度略有不足。可以使用一些准声效的器乐(水琴什么的)或者直接贴音频采样,用以增加声音层次;二来,自由节奏太多。这种极抒情的歌曲可以多用一些渐慢,尤其是段间接口之前的尾句。但普罗米修斯渐慢得太多,一直没有一个速度恒定的完整段落来构建内在速度,没有做到「形散神不散」;三来,如此有来头的作品,其实本可以通过节目组稍微介绍一下歌曲背景,至少会让观看成片的观众们多了解些背景,也更容易产生共鸣。几个失误的综合作用之下,场面被搞得非常冷,成绩也不甚理想,颇为遗憾。


而遗憾的又岂只有普罗米修斯。原唱者 Monta & Brothers 在 1980 年火速窜红后,又于 1984 年迅速解散。乐队灵魂人物、主场兼吉他手门田頼命此后的发展也一直不顺,再也没有推出像《Dancing All Night》这样脍炙人口的大热单曲。翻唱者巴奈从小长在破碎家庭,青年时流浪各地,此后也一直作为半地下歌手和主流娱乐圈保持距离。或许是历经太多遗憾,所以才能唱得如此奈何。





三、千面娇娃


《I Will Always Love You》,bA 大调转 A 大调,音域 bA3 - #C5

《我要你的爱》,bE 大调,音域 bB3 - bB4

《被遗忘的时光》,G 大调转 bA,音域 D3 - C5


千面娇娃的选歌策略还是有些问题。她本身是中音歌手,并不以音色和音质见长(至少需要走沧桑老炮范儿)。所以选 DIVA 的招牌大歌是不太明智的(观众已经不是没听过欧美金曲的土包子了),更何况在没有改编、音域下移、简化装饰转音的情况下,虽然算不上「人老珠黄」,但至少也落了个「饱经沧桑」,吃亏。


而《我要你的爱》就选得很好。本是一首老上海时期的爵士歌(p.s 那是唯一一个中国流行音乐走在世界前列的时代),往 Blues 和摇滚上靠了一些,简而言之就是猫王那风格。要是千面娇娃在铜管 Solo 时再甩甩膝盖,直接就是猫王模仿秀了。这样的音乐,节奏感强、色彩丰富(Blues 音阶、铜管 Fill)、气氛热烈,实在不需要再用音域来推情绪了(实际上音域只有一个八度),但效果仍然非常的好,想起我常说的那个词了么?「风格碾压」。


至于《被遗忘的时光》,效果好真的是因为千面娇娃和蔡琴的定位太贴切。女中音歌手少,听众耳熟能详的女中音的代表作就更少了。除了蔡琴以外,估计就该唱《打起手鼓唱起歌》了吧。





四、最后的武士


《存在》,E 大调,音域 B2 - C5

《Still Loving You》,g 小调,音域 A3 - bE5


哎,我实在没法假装不知道他是谁,因为在他首次亮相的第八期播出之前,我已经去常州参加了《蒙面歌王》第十期的录像,看到了他的揭面。这名歌手的颤音和外形都非常有特点,知道他的人肯定一眼就认出来,不知道的就没办法了,当然还是能通过发音听出他的外籍身份的。


作品方面,这两首歌虽然都没有改编,但本身都是格局比较大的作品,加上最后的武士潇洒的台风(三台电风扇吹头发,能不帅吗),整体效果还是很棒的。演唱方面,武士应该已经面临了发声技能的衰退,bB4 - C5 掩饰得还好,《Still Loving You》里的两个 bE5 彻底破掉。好在经验丰富,没有出现连环撞车,破完了回到中音区还能继续,也算是老同志经验丰富之处。


最后说说颤音。大颤音可以明显提升歌曲的华丽感,每个人的口味轻重不同,不深入探讨。但武士这种颤动频率较慢的大颤音很容易让人感觉音不准(因为颤音颤的本来就是音高,如果颤得慢了就能听出音高的波动)。与此同时有些歌手确实也会拿大颤音来掩饰音高问题,尤其是差一点点唱不上去的地方,可以颤上去(经验之谈)。





五、漂亮男孩不说谎


《我是一颗秋天的树》,F 大调,音域 D3 - G4


恩,继罗拉之后,又一个符合原版节目本意、用心取了艺名的歌手。


其实漂亮男孩假如不那么早地用「从小有个音乐梦」来亮明自己非歌手身份的话,还是且能迷惑众人一阵的。他的《我是一颗秋天的树》比张雨生的原调降了 4 Key,已经位于常规音区了。 中音区的音质不错,在 F3 的低位还能发出相对丰满的颤音,应该也是经历过系统演唱训练的。F4 站得很稳,有几个 G4 稍微有干瘪,但很快就顺了过去,影响不算太大。


假如漂亮男孩如果在选歌上多些反差,还是能给猜评团和观众们增加点小麻烦的,要义就是「难度低笔格高」。漂亮男孩的节奏感和音准还 OK,来个神经质的后海大鲨鱼,要么就走个郝云的胡同范儿,再不成唱大张伟的《倍儿爽》也行。既然不是歌手,那就根本不唱主流歌手的抒情歌,找个偏门让你们连对比样本都没有,这样节目才好看嘛。



————————


已揭面歌手:





一、追着光影奔跑的罗拉(梁咏琪)


《闷》,#C 大调 / bE 大调互切,音域 #G3 - bB4

《追》,#F 大调,音域 #F3 - B4

《自由》,B 大调,音域 #G3 - D5


其实 Gigi 这些年在音乐上的投入也不小,专辑一直在发。刨去单曲 EP 碟,出道以来梁咏琪的录音室专辑也有二十多张了,平均下来一年一张多,是很可观的量(比很多一线流行歌手都多)。但问题在于:1、国粤双语两线作战很牵扯精力;2、音乐形象没有进一步提炼,专辑大多以抒情俏皮情歌打底偶尔点缀一两首快歌,典型的流水线产品;3、有力度的作品太少,而且是越来越少。其实根本的原因只有一个,公司、团队(可能也包括梁本人)太急于把刚出道后急速积累的人气变现,工作安排得实在太多,多到无法保证质量——从2000年1月到2002年的三年间,梁咏琪发了9张录音室专辑,还有1张单曲、2张现场唱片、3张精选集。别忘了这三年她拍电影电视剧演舞台剧谈恋爱一点没闲着,梁能顶得住这样丧心病狂的工作强度,也真是令人佩服。


具体到在《蒙面歌王》上的演唱,比起前两期的影视情歌,《闷》的另类英式、《自由》的流行摇滚,还有一首粤语的《追》,梁咏琪这两轮的选曲还是增加了些变化的。但梁咏琪自己的演唱还是有问题。她的声音冲击力有限(音域偏低、没有高音,且音色又不如黄小琥那样富于细节和变化),同时在演唱《闷》和《自由》这种偏摇滚的歌时,没有在发声上作出相应的调整,对于歌曲意境而言,声音太柔和太圆润,没有酷劲,不像王菲那样想白就白、想颤就颤。梁咏琪可能在骨子里还是没那股疯劲儿吧。





二 、绝代歌姬(李玉刚)


《独上西楼》bB 大调转 B 大调再转 C,音域 C4 - E5

《别亦难》,c 小调,音域 C4 - G5

《红颜》,#f 小调,音域 C3 - #F5


李玉刚老师很适合《蒙面歌王》。假如只唱一首《独上西楼》的话,李老师的演唱还是有些辨认难度的。因为这歌旋律线条长、没有密集节奏,而且在力度上也没有太大的动态变化,可以回避掉假声演唱的一些短板。而到了《别亦难》,「假声难咬字」这个缺点就一下显露出来了,唱得很吃力(其实《别亦难》还算是比较缓的歌了所以李老师还能勉强顺下来,要是换成《闷》估计就该摔头盔了)。所以到了第三首就直接在歌里亮明身份了,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


据我所知李玉刚老师的艺术家情结很重,总希望能把自己的这一套唱法,或者说舞台表演艺术,升华到传承创新中国传统文化的高度。这我是很钦佩的,人总要有点高尚的精神追求,理想不应当被嘲笑。但我想探讨的是实现途径,这种男性化真声、女声化假声的唱法先天就带有强烈舞台反差感,是项很有难度也很有观赏性的技巧。但沉迷与技巧展示,就容易带出综艺猎奇味。不想变成炫技小王子,就要让内容与形式相匹配,要让歌曲有深度、有内涵,才能经得住这种夸张的技法。


打个比方,这类「反串」唱法中,最著名的当属《One Night in 北京》,信乐团的版本中,苏见信就用了这种真假声切换的唱法(而陈升的原版是女歌手唱女段)。歌曲本就是男女对唱、男歌女戏,所以一名歌手在演唱中使用这种嗓音切换法是有逻辑支撑的,既烘托了歌曲意境还展现了高难的技巧,这样的技炫得合情合理。而李玉刚老师在《红颜》这首独唱歌曲里时男时女,就有点于理不合、为了炫技而炫技了。一定要克制住炫耀技法的冲动,只有在作品有需要的时候才亮绝活,否则永远都摆脱不了星光大道范儿。


此外,第八期的两首歌李老师的拍子拖得有些明显了。既然想在流行音乐里玩跨界,就要遵守音乐最基本的规矩。听戏听的是韵味(伴奏都跟着角儿走),但唱歌要卡拍子(所有人跟着律动走)。正所谓「走音犹可恕,拖拍毁所有」,音乐中节奏永远是第一性的,而旋律是第二性的。供李老师参考。





三、摘星怪(张玮)


《吻得太逼真》,#c 小调,音域 #G2 - #C5

《没离开过》,降 e 小调升 e 小调,音域 bB2 - bB4


张玮这两首抒情歌唱得四平八稳,声音一如既往地干净、有弹性。没有飙超高音,但在 C3 以下的低音部分处理得不错,总体上算是收敛规矩。


可坏就坏在这个规矩上了。俗话说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张玮见到前辈们倒是挺低调谦逊,问题是这事儿做得可有点不够犀利。要知道你可是唱着常石磊的《High 歌》在全国人民面前出道的张玮啊,超高音区炫技、电声底子+民族五声华彩、毫无铺垫直接宣泄的意识流歌词……顶着一头小辫,外形不算帅但至少精干朝气,看起来至少是个有点个性的音乐青年吧。可这两场唱得什么歌?《吻得太逼真》的原曲搁现在显不显土另说,起码算是风靡一时的「华语 R&B」,可张玮这版把电鼓小打一去,真的就是首路人芭乐。而老气横秋的《没离开过》,你唱得再好,想起前面还有一个人人皆知的林志炫的版本横在面前,气势都不免弱了三分。歌选得太有问题了。


其实张玮在那届好声音学员里算人气非常高的。前一两年动作没有吴莫愁、吉克隽逸、金志文等人大,但在出道第三年就登上了《蒙面歌王》这类顶级演唱竞技真人秀(好声音系第一人),说明他不仅有实力,而且也得到了灿星高层的认可,这不容易。但注意,上这种音乐节目,除了常规的曝光圈粉,很重要的一个目的是自我音乐形象的塑造。换言之,你选的每一首歌、做的每一版编曲,都会和你今后的事业连接起来。大家会揣摩你的选歌意图,更会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些歌曲影响了对你的看法,对资历尚浅的年轻歌手而言尤其明显。从这个角度上看,张玮并没有充分利用这次机会。那他该唱什么歌?要唱讨好 90 后、00 后的歌,唱潮歌怪歌给力歌,要用音乐告诉年轻人「我跟你们是一拨儿的」。口水抒情歌唱那么一两首亮明「我有按套路唱情歌的能力」就足够了,唱得再好你也不可能两代人通吃。


简而言之,(大家印象里的)你就不是个规矩人,所以也就别唱那些规规矩矩的歌啦。Alternative、Dance-pop、Indie Rock 都可以试试,装什么老实?起来嗨。





四、野草(谭维维)


《映山红》,d 小调,音域 A3 - D5

《站台》,b 小调 / #f 小调,音域 #F3 - D6


谭维维终于揭面了,排队也排到了嘛。演唱没得挑,但这两首歌谭维维的改编还是有些问题的。


《映山红》,很多人以为这是民歌,其实这是傅庚辰先生的作品。很多作曲家创作出来的「民歌」,要比真正的民歌更复杂。像《映山红》,虽然在五声的大框架内,但从小调(羽调)进入后迅速转到了大调(宫调),中间还出现了 IV 级,而后经过一个大调终止式后重新在小调上再进行一个终止式收尾。这样的调式变化对于民歌而言略复杂,但如果放在「民乐交响化」的大环境下,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这就给改编者制造了难度。其中难点之一就是民乐五声调式和七声调式间的平衡,纯五声空洞、纯七声味道没了,那伴奏怎么写?用管弦乐的最多(拿规模制造结构),或者是用竖琴、吉他、弦乐组拨弦之类的音色走和弦内琶音,绝对不会像谭维维这版那样拿钢琴弹柱式和弦的(还是挂了 II 级的九和弦,直接变 Quiet Storm 了)。另一个难点就是段落,此曲不是通常意义上的 AB 段结构,而是单部曲式,所以无法使用惯常的抽出副歌多反复一遍的推高潮方法。谭维维的做法是另外串了个段落(没听出来是哪首,是不是自己写的?),但感觉和原曲关联不大,而且推进感也不明显,仅仅起了个过渡的作用,效果不理想。其实照我的建议,如果非选这歌就老老实实地唱原版,作曲家留下的改编空间太小了,改不好不如不改。


《站台》的改编好了不少。主歌段用重摇滚打底,但随时与民谣化的抒情段落互切,又提情绪又起范儿。转调后先用抒情段落做呈示,然后乐队各声部逐渐加入(李延亮也上来了),满负荷进入高潮时把律动又从 4/4 扩展成 12/8(还伴随着律动错位),呈现一遍副歌后进入吉他 Solo 加人声炫技的尾奏,整体的递进思路很清晰。但问题在于,编曲材料足够多了,但一直都在展开,缺乏前后呼应和整体的结构感。就像很多网络作品,笔法优美情节曲折人物生动,可一本书里只埋伏笔从不填坑,最后用个华丽的包袱强行收尾,留下一帮读者在屏幕前又感动又凌乱,百爪挠心尖。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