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当年情歌对唱,里面有多少秘密?

大梦的80年代2018-10-24 06:02:13


第一次听到情歌对唱,是在家庭聚会上,时间大约是80年代中前期。一家人吃得兴起,二姑和二姑夫现场演唱《敖包相会》。二姑的嗓子,走的是郭兰英的路数,二姑夫则有些李双江的味道,合起来颇有意思。一曲唱罢,大家还没鼓掌,他们倒是自己觉得不好,又唱了段《夫妻双双把家还》。


没过多久,电视剧《射雕英雄传》的主题曲《铁血丹心》,红遍大江南北,会唱的不会唱的,都跟着罗文和甄妮叫上两声。这首歌好听归好听,合起来比较困难,尤其是其中“天苍苍野茫茫”那一段,一般男女合唱不起来。

当年林子祥和叶倩文,在歌迷千呼万呼声中,终于走到一起。很少有人在意,叶倩文其实是“小三”。

男女合唱流行起来,还得拜托卡拉OK1995年之后,VCD播放器开始取代录像机,许多人家购买VCD播放机时,还附带了两只话筒和若干唱歌的碟片。窗帘一拉,话筒一插,播放键一按,对着电视机就自娱自乐起来。


当年情歌对唱最火的,就是林子祥和叶倩文的《选择》,“风起的日子笑看落花,雪舞的季节举杯赏月……这是我们的选择”,唯美的开头,琼瑶式的结尾,一下子切合了当时内地观众的口味。多好的歌啊,树立和谐(当年这词还没流行)观念,正能量(当时也还没这个词)满满,比那些情情爱爱、要死要活的健康多了。


也是在一夜之间,情歌对唱的歌曲多起来,老的新的都来了。有罗大佑和陈淑桦的《滚滚红尘》、成龙和陈淑桦的《明明白白我的心》、陈艾湄和高明骏的《我悄悄蒙上你的眼睛》、李翊君和李富兴《萍聚》等等。


港台的刚一火,内地立刻紧跟形势。尹相杰、于文华《纤夫的爱》打了头炮,“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好了,“哥哥妹妹”一下子冒出许多,“我听过你的歌,我的大哥哥”“妹妹等等我,哥哥有话对你说”“喜庆的锣鼓你尽情地敲,哥哥我心里乐开了花”“小妹妹送情哥去南方呀啊”。

尹相杰和于文华引领了“哥哥妹妹”的风潮。

或许是中国人喜欢热闹的缘故,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卡拉OK进了餐厅。一般是一台狭小的14寸彩电,高悬于餐厅角落,唱的人听的人都得45°仰头看屏幕。酒过三巡、食过五味,唱一首?唱就唱呗!


与喝酒一样,唱卡拉OK,也有个“歌司令”。此人不但要自己能唱、喜欢唱,还能带动大家一起唱。按当时的规矩,只要不是哑巴聋子五音不全的,都得来上一两首。有一阵子,父亲应酬多,逢上了就要唱歌,不唱不让走。实在有些麻烦。于是回来对着家里的VCD影碟机,专门学了两首歌:《把根留住》和《篱笆墙的影子》。父亲唱歌不咋样,但办法还是有的,就是“吼声唱法”,拿着话筒,不管音乐节奏,扯开嗓子吼。一直吼到自己声音远超配乐了,也就勉强过关了。这个办法,后来许多人都试过,的确很有用。


唱着唱着,情歌对唱就来了。一开始,是两个有默契的,至少合作过的人,一起表演给大家看。但这样没意思,大家出来玩儿,图的就是个乐子,不是看你们表演好不好。于是起哄,把两个不相干的人凑起来,盲男配瞎女,看你们怎么摸到门道,那才叫个好玩儿。这时候,“歌司令”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谁能唱,谁不能唱,谁唱了出丑脸不红,谁出了丑要翻脸,他得心里有数。体面的人凑到一起,就给个体面的歌,《萍聚》或者《明明白白我的心》。会闹的人,就派一首能闹的歌,哥哥妹妹情哥情郎什么的。要遇上放得开的,两三句一唱,他俩就能把胳膊挽起来。

鄙人收藏了一盘当年情歌对唱的磁带,至于版权,定然是盗版的。

后来,上面这些玩法有些无聊了。玩什么呢?玩领导好了。两三个能唱的女同志,挨个拉着领导上来唱情歌。“领导,来嘛,唱一个嘛。先跟我唱!”领导基本也能从善如流,酒桌之上无大小,说不定心里偷着乐。旁观的人,有人起哄有人憋屈,但大家都明白:玩儿嘛,纯玩就没意思了,迟早得玩出点价值来。


再后来,卡拉OK升级换代,成了KTV包房。环境小隔音好,密闭空间很方便。参加工作不久,遇到一个熟人,一位大我好几岁的女同志。眼睛一亮,非要拉着我去唱歌。到了现场,发现该女同志的领导也在。这位领导又与我父母相熟,算是半个长辈。场面顿时尴尬起来。但这位女同志显然是K歌好手,先是拉着我唱了首《铁血丹心》,把气氛暖起来,再给领导点一首《少年壮志不言愁》,然后自己来一首《像雨像雾又像风》。三首歌唱完,扯了些闲淡,拉着领导唱《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领导不好意思,推了两下,也就放开胆子唱了。


一曲唱完,也就没什么顾忌了。领导和女同志把当年流行的情歌对唱挨个点个遍,斯文的、不太斯文的、不斯文的,统统来吧。唱到最后,自然是“哥哥”“妹妹”成了主打曲。领导一高兴,把《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的歌词也改了:“哥哥什么时候才能爬上你的床头。”

钟镇涛和章小蕙结婚时,曾经合唱一首《你是我今生的烙印》。情歌对唱的选手,结果大多不妙。钟、章二人离婚炒得沸沸扬扬,李宗盛林忆莲相恋无果,林子祥叶倩文不断传出婚变话题,就连尹相杰也吸毒被抓。

此时,尴尬的只剩我了。女同志很敏感,立刻打电话,多叫一个人来。叫了谁呢?把她的丈夫叫来了。丈夫来了之后,立刻上啤酒、陪我聊。场面实在太诡异了。我只好借上厕所的机会,发短信给同事,“五分钟后给我电话,就说有急事”。


回到包厢,女同志的丈夫正在独唱《来生缘》,声腔声调真像刘德华。在他身后,女同志正和领导低着头窃窃私语。女同志紧挨着领导,手放在领导的大腿上,说到笑声处,身子还轻轻撞领导两下。


五分钟到了,同事电话把我救了出来。当时就想:天哪,这夫妻俩回到家,得把领导骂成什么模样!

 

每周两期,定时更新,共同的回忆,咱们慢慢来。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本号。

声明:

本文作者姚梦对除图片外文字拥有完整著作权,

如欲转载,请添加微信号yaomengabc联系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