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永强民歌 永强撞歌 一般永强人都不知道的事

龙湾永强在线2018-03-11 13:04:29






点击「永强在线」可快速关注 3万龙湾人都在看!


永强撞歌用温州话对唱。反映当地农民赶牛娃山头对唱的情景!



百年撞歌留遗韵,创业能人传承忙


夏天的晚上,满天星光,道坦上,榕树下,庭院里,孩子们围坐在一起,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听爷爷讲述过去的故事——这是许多人记忆中难以磨灭的印象。这种印象,这种风景,如同刻印在脑海中的画卷,随岁月流逝而一页页翻过。斗转星移,世事巨变,与农耕文明相伴而生的口头文学,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榕树、茅屋被高楼大厦所取代,土堆上的月亮也早已不是“秦时的身影”。乡村会讲故事的“爷爷”老了、少了,听口头文学的人更少了、散了。

 

龙湾民歌“活字典”

“民歌”是一个民族的心之声。从远古到现在,民歌以其原始的、口传心授的方式,一代一代地传播着。民歌的传播离不开民歌手与民歌爱好者,他们用自己独有的审美形式对其不断地丰富、完善着。

龙湾民歌中以撞歌最为出彩。撞歌,古代在温州非常流行,正如明代永嘉人姜准在《岐海琐谈》一书中写道:每逢元宵节,儿童结伙踏歌,一唱百应,遇别伙歌者,与之较胜,谓曰“撞歌”。至清,项霁人《上元灯词》:“繁弦未断踏歌起,总是人间丰乐声。”

2006年10月,《永强撞歌》在温州市第十三届音舞节上首次登台就大放异彩,备受关注,并受邀参加浙江电视台“走进农村,送文艺下基层”大型文艺汇演。《永强撞歌》的“重出江湖”,不得不提到两个人,一个是龙湾区政协委员王进东,另一个是龙湾区教师发展中心音乐教研员王良勤。

王良勤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王进东会唱许多龙湾民歌,而且会唱已经失传五十多年的《永强撞歌》,一个抢救的念头油然而生。于是,王良勤找到王进东,开始进行录音、挖掘、整理,配上曲谱,使这首几乎要失传的撞歌焕发出生机,并成功搬上舞台,多次在大型汇演中登台亮相,成为龙湾民歌的一支奇葩。2009年7月,《永强撞歌》列入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王进东、王良勤师徒二人成为这首龙湾民歌的传承人。

王进东说:“《永强撞歌》大多是即兴而作,一来一往相互对撞,用永强话对唱。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龙湾一带还较为流传,但现在基本上听不到了。当年唱歌的对象大多是放牛坦上或河坎边的小伙计,他们一边放牛,一边找乐子,一旦找到对手就对唱一番,以见个高低,论个输赢。有时,一些青年男女聚会聚餐,也以撞歌助兴,唱撞歌成了那个年代自娱自乐的好节目。

王进东说:“龙湾民歌曲调除了撞歌调外,还有龙湾乱弹调、五汉流水调、纺棉纱调、花伞舞调、紫竹调、荡划船调、道情调、花鼓调、鼓词调、猜龙调等。我可以根据这些曲调,让文字触景生情、借题发挥,随口随编,随编随唱。”

龙湾民歌犹如龙湾盛产的“珍宝”,熠熠生辉,采之不尽。龙湾民歌是真正属于民间的歌,属于老百姓自己的歌,属于心灵快乐的歌。

 

口头文学“储存卡”

早就听说王进东平时很会讲故事,并且已经讲了几十年,会说30来个民间故事,如《张阁老传说》、《王瓒的故事》、《丁香的故事》、《娄一娄二的故事》、《河泥荡的故事》、《鲤鱼魈儿的故事》等。村民们都非常喜欢听,称他为“故事王”。

一日,王进东给我讲起了《严嵩做寿恁》、《断爻严嵩恁》等民间故事。故事里人物鲜活,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包袱甩得恰到好处,味道十足,听后立即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在心中升起。

王进东早年当过兵,身板硬朗,平时不沾烟喝点酒,思维敏捷,记忆力惊人。“只要我看到过的、听到过的,我都能够记下来。这些民间故事都是自己小时候用心去听、用心去记、用心去收集。因此到老了也没有忘记。后来自己也成了这些民间故事的讲述者。现在,受电视电脑的影响,艺术样式也丰富了,人们的观念发生变化,对相对简单的民间故事也不再那么渴求了。”王进东这样说。

我看到桌上有一本小小的笔记本,上面写满密密麻麻的文字。王进东说:“这样的笔记本还有好几本,记录了谚语、劝世文等600多条。”

王进东头脑中还“刻录”着各类笑话将近400个,古谜语300多则。而类似谜底为“扇谷风车”的谜语,谜面还有好几个,王进东随口说来津津乐道。王进东笑着说,你要是想听,真是说也说不完。

龙湾口头文学曾经是鲜活、富有生命活力和原生态性质的文化景观,龙湾人民的气质、智慧、审美、灵气、想象力和创造力,充分彰显在这种口头文学中。它像一棵参天大树枝繁叶茂,透露出龙湾劳动人民的智慧和美好的心灵,蕴含着发人深思的社会哲理。它鲜明和直接地表现龙湾人民的精神向往、人间追求、道德准则和价值取向。

 

新老歌曲“金曲库”

王进东有一群好友,隔三差五就聚在一起吃饭。酒酣兴浓,大家会对酒当歌。虽然没有音响设施,但兴致不减,酒店包厢就成了大显身手的K歌场。

酒过几巡,有人提出唱歌助兴。王进东马上站起来,边唱边打拍子,一曲《天路》清唱技惊四座。不管是自己唱歌,还是别人唱歌,王进东总是兴奋地打着拍子。大家边唱歌边喝酒,完全沉醉其中而忘乎所以然。

我曾几次参加这样的聚会,身心受其浸润感染。我开玩笑说:“为什么不去KTV唱歌啊?”王进东给我算了一笔账:“去那里不合算,价格那么贵,一个晚上消费至少上千元,我还不如用这钱再请大家吃一顿,在这里唱歌本钱轻,也可以尽兴。”

王进东自豪地说:“唱歌和听歌是我童年的最大快乐,只要听到好听的歌,我就什么都忘了。只要有人听我唱,我放开嗓子就来一首。由于记忆力好,听到的歌曲我就是忘不了!”

一次,文联组织去福建太姥山采风。在回来的路上,王进东与黄光良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我一段你一段,你一首我一首,两人轮流高歌PK,“十八个段头儿当一本”,令人钦佩不已。

王进东现虽已过花甲之年,但他不仅会唱经典老歌、革命歌曲、军旅歌曲,还会唱流行歌曲。现在,他的脑袋里存有300多首歌曲,成为名副其实的“金曲库”。

难能可贵的是王进东会唱过去流传在龙湾地区,至今很少人知晓甚至已失传的许多歌曲。如《十二风俗谣》、《海鲜歌》、《懒汉歌》、《游永强》等。其中《永嘉场景》,将永强以前的108个地名机智地连成了一个故事,既可听,又可唱,真是妙不可言。这地名联唱还分“武唱”和“文唱”,“武唱”是《元帅出征》,而“文唱”是《少女怀春》。《十二思君小调》,分别用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个时辰对应《八卦》、《中药》、《鸟雀》、《昆虫》、《花卉》、《叠词》、《天干地支》、《戏曲一》、《典故一》、《典故二》、《花木》、《戏曲二》等名字,通俗易懂,惟妙惟肖。《十大劝》教人遵守社会道德,《报父母恩》教人行孝等等。

这些都是龙湾历史的一面镜子,是龙湾人民生活的写照,其题材十分广博,内容极其丰富。历史人文、风光景色、劳动生产、时政世态、社会生活、婚恋情思、祭祖敬神、伦理道德、神话传说等,无不涉猎,无所不歌。

“口头文学的生存环境令人焦虑,后继无人的现状令人担忧。如不及时抢救,口头文学终有一天会消失掉!”王进东的语气充满可惜,眼神充满忧郁。

著名学者冯骥才说,在文明转型期,前一个历史阶段的文明必定要瓦解。这之中,口头文学最易消亡。一个传说不管多么美丽,只要没人再说,转瞬即逝,而且消失得不知不觉和无影无踪。所以说,最脆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口头文学。

我们如何握住口头文学的手,给以温暖和呵护,不让成了断线的风筝?

冯骥才先生还有一句名言:“保护我们的传统文化和抢救我们的记忆,需要救火般的速度和救死般的精神。”因此,尽快对王进东的口头文学进行采集和保存成为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一个更残酷的现实则是,如果我们再不抓紧抢救、保护,就会随老人的离去而成绝响,对龙湾的民间文化而言,是难以估量的损失。作为区政协委员的王进东,也多次在各类会议、各种场合为加快保护口头文学大声疾呼,为加快挖掘口头文学奔走呼号。

王进东对我说:“我原来非常担心龙湾民歌没人唱,现在人们重视了,我不担心民歌没人唱了,让更多的人来唱龙湾民歌,我愿意教他们。”

“对前人的文明创造负责,对后人真正的文化传承负责,让灿烂的口头文学永远相传,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王良勤说。现在,他一直致力于龙湾民歌的挖掘与整理,已经整理出《扫盲歌》等几十首,还打算把《永强撞歌》编入中小学地方音乐教材,以便普及。正是有关部门、民间人士全力抢救、挖掘口头文学,才让这些头脑中的记忆定格成文字。尽管快速发展它有难度,但美名远播的日子也不会遥不可及,这些埋在记忆里的“宝贝”定会重放异彩,因为龙湾有着许多像王进东、王良勤这样的勤奋传播者。

多少年后,如果你想重寻这份记忆,重品韵味,你将幸运地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

永强在线联系方式:

⑴ 新闻爆料请加小编微信号:yqzx8888

⑵ 广告投放电话(微信):18705779077



您想知道“永强”这个名字的来由吗?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答案】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