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分享】尚生武:把“桑植民歌”第一个唱上国际舞台

新张家界2018-09-15 08:00:40


1987年,第十九届国际民间艺术节在波兰举行,当时,湖南派出了自己的民间艺术代表团,一位从张家界桑植县大山中走出的民歌手,一口气唱了5首桑植民歌,一时被誉为“桑植民歌歌王”。

2007年,他的名字被列入国家级的桑植民歌传承人。

他,就是63岁的土家族民歌手尚生武,十月,我驱车百里赶去桑植寻找他,憨厚、朴实,第一句话说:“我今天很高兴,早上媳妇生了双胞胎女儿、中午你从上海老远来听我唱歌,我晚上要赶去北京中国音乐学院给学生讲授桑植民歌”,笑容满满堆放在嘴角。

大山为舞台,牛群为听众


1952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桑植县河口乡的尚生武“打小我就生长在高山上,每天的生活,都需要呼喊。山上隔得远,邀对门的伙伴一起放牛,你不喊,听不着。”那个时候的尚生武还不知道“回音”是个什么东西,他只知道每次喊叫之后,山上就有一个自己的声音在重复。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哎呀,我就老是喜欢叫,听那个声音,怎么那么好听?”

50多年后说起这些,尚生武仍忍不住大笑,“叫我唱歌就唱歌,叫我撑船就下河,唱歌不怕老歌师,下河不怕烂岩窠……”,在和记者的交谈过程中,他还时不时地站起来唱上几句山歌民谣,高亢悦耳的山歌声让记者不得不佩服他的好嗓子和快乐健康的好心态。

“上坡不起腿无力,自从没得好的吃。我吃了三餐油渣饭,上坡只见脚板翻……”村里有年三十闹花灯的传统,11岁时,尚立武就扮演花灯中小花脸的角色,打一段花灯再唱一段民歌,当年的唱词他依然记得。“正月里是新年,郎跟姐拜年,双脚跪到姐面前,我拜个空手年……”尚立武说到小时候唱花脸时,很自然地就站起来边打着花灯的手势边唱了起来。

他说:自幼在爷爷尚德春、叔叔尚世胄、尚世龙等影响下,喜欢上了山歌、情歌、花灯,火堂上听长辈们唱歌,他们看我听得入迷,就给我一句句的教,如十想、十梦、十摸、十劝等,上山放牛、爷爷们就教我唱山歌,“叫我唱歌就唱歌”、“上坡不起腿无力”、“姐儿住在半山岩”、“九岭十八岗,口火也幺,口火口火……”一人唱歌万人接,层层山峰歌声叠,好似神童天上接,一声幺嗬一声接一声,慢慢远上,就这样喜欢上了放牛歌。

我们家乡自古以来就喜欢唱山歌,打花灯、大年三十夜起灯,各家各户拜年唱一段打一段花灯,二人花灯,男的小花脸,女的旦角由男伴女装,二人戏耍,打花灯由锣鼓伴奏,自跟着走村串户玩花灯,十二岁起自己还伴小花脸。

在大山为舞台,以牛群为听众的生活,到了上个世纪的1970年,县花灯剧团吸收他成为一名歌唱演员,“那时候每台晚会都有我的独唱节目,当然,基本上都是唱的桑植民歌。”

从1982年起,尚生武进入桑植县文化馆,开始记录、整理和传唱桑植民歌。跋山涉水,跟许多生活在大山里的老艺人学,再进到学校,教孩子们唱。“除了吃饭和睡觉,我就是在唱歌。”

1978年,民歌大解放,尚生武把桑植民歌《桑植是个好地方》、《桑木扁担软溜溜》、《打渔歌》等,从桑植唱到湘西自治州,唱到长沙,继而又唱到北京,他演唱的民歌《打渔歌》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制向全国播放。

在桑植民歌界,教授民歌的称“师傅”,好学的尚生武多年来又向师傅谷志壮学唱《好郎好姐不用媒》、《四季好风光》、《四季花儿开》等,向宏志师傅学习《抛开花灯一条线》等,谷兆庆师傅教他独唱《翻天云》、《白鹤起翅腿腿长》,向顺进师傅教他《歌师唱歌好口才》、《小小幺姑爱坏人》、《自从没到郎一堆》等。

近年来,尚生武还参加收集整理桑植民歌和歌谣8千多首,为中小学音乐教师培训民歌,为市旅游部门培训导游,为中小学生重点辅导民歌等,不亦乐乎。

用生命读懂的桑植民歌

桑植民歌源远流长,浩若烟海,她优美动听的旋律也被音乐专家誉为“流金溢彩的金色旋律”。

水有源头,歌亦有源头。桑植,以土著文化为主体,又呈现出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在澧水的河边,最早有记载的文人作品就是屈原。他在《九歌》的《湘君》中借湘女之口吟唱:捐余玦兮江中,遗余佩兮澧浦。而在《湘夫人》中,更是如啼血杜鹃,反复咏唱,一腔深情,两次放歌: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在结尾时再次至真至诚表达心声: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澧浦。穿透历史的岁月,我们仿佛看到屈老夫子溯澧水而上,观两岸风光,且歌且的情景。

1942年的《桑植县志》曾记载:雍正五年,邑人张宏在城西捐地创建武庙,有歌舞楼,白叟黄童尽歌舞。

桑植有3474平3方公里,45万人,28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2.6%。桑植的地理环境是九山半水半分田。人们出门爬山,劳动在山,依山而居,顺水而行,弯弯的山道,纯洁的泉水洗涤他们的身心和生活,相互一声问候,穿越森林流水,传递到对方,山的灵气,水的清凉,泥土的芬芳,花的鲜艳,叶的飘香,就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婉转优美,充满着山音水韵泥土芬芳。

桑植民歌也记载着民族的历史、迁徙。如700多年前因战事而定居桑植的云南白族人,现已发展到10万人,成为中国第二大白族人聚居地,他们承上启下地传唱:“家住云南喜洲睑,苍山脚下有家园”。日积月累,桑植民歌像一座高山巍然耸立,像一泓海水既深且广。

尚生武告诉我一句顺口溜:“平民百姓爱唱桑植民歌;专家学者研究桑植民歌;领袖伟人赞扬桑植民歌。”

解放初,土溪洞村的娄菊香在北京为周恩来总理演唱桑植民歌;汪家坪村的黄道英2001年4月5日在张家界为朱镕基总理演唱桑植民歌 。1995年3月27日,桑植本土歌手尚生武、向佐绒在张家界伴陪江泽民总书记走几公里路,边走边唱桑植民歌 。

不断出新的《马桑树儿搭灯台》

新中国成立后,印制的第一本《中国民歌》,其第一首就是桑植民歌《马桑树儿搭灯台》。

2003年,著名歌唱家宋祖英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作为压轴之作演唱了桑植民歌——《马桑树儿搭灯台》。一曲天籁震动了世界音乐之都,同时,也将桑植民歌这门口口相传了千年的古老艺术带再次带到了世人面前。

据史料记载,这首歌的原创作者是桑植桥自弯乡的朱耀榜,朱从小不仅山歌唱得好,而且又能创作新的山歌,年轻时就在当地获得了“山歌王子”的美誉。创作《马桑树儿搭灯台》,是朱耀榜受了一首古老的土家族民歌《马桑树儿搭荫蓬》的启发。“马桑树儿搭荫蓬,有心恋郎莫怕穷,只要你我情谊好,冷水泡茶慢慢浓”,这是一首典型的描写爱情的山歌。

马桑树是桑植县山区常见的一种低矮的落叶灌木,它不是指马桑科的马桑树,而是忍冬科的水马桑。五月中旬,正值水马桑的盛花时节,一蓬蓬的水红色马桑花象搭成的灯台。马桑树下都有一片荫地,里面干干净净的,青年男女躲在里面谈情说爱。马桑树下成为了当地土家青年男女偷偷约会和私订终身的地方,成了当地土家族青年男女爱情的象征,这就是《马桑树儿搭灯台》的创作基础。马桑树,生命力极为旺盛、顽强,这又象征着当地青年男女的爱情天长地久,生生不息。

朱耀榜十四岁时就由族里长辈作主,与大他八岁的四方溪郭氏结了婚。朱耀榜多年来一直非常羡慕那些在马桑树下自由谈情说爱的青年男女,经常被他们坚贞不渝的爱情所感动。于是他想写,想唱,想把自己心中的感触通过歌的形式唱出来。

天赐良机,一个很好的创作素材就发生在他身边。解放初,当地有一位年轻人应征入伍,临行前和邻村的一位女孩子在马桑树下私订了终身。送别的那一天,姑娘一直朝心上人走的那个方向眺望。朱耀榜就被他们纯真朴实的爱情所打动,内心澎湃的情感犹如决堤的江水泛滥开来,他利用《马桑树儿搭荫蓬》民歌曲调,填写出新时代的歌词:“马桑树树儿搭灯台(哟嗬),我写封的书信与呀姐带哟。郎去当兵姐耶在家呀,我三五两年不得来哟,你个儿移花别处栽哟!马桑树树儿搭灯台(哟嗬),我写封的书信与呀郎带哟,你一年不回我一年等呀,你两年不回我两年捱哟,钥匙不到锁也不开哟!”淳朴、真挚的情感,大胆、自由追求爱情的思想,欲走还留的依依不舍,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反映了当时人们忠贞、朴实的爱情态度。

解放初,正赶上全国少数民族民间文艺汇演,朱耀榜参加了桑植县组织的导演训练班,自编自演。1956年,桑植县文工团的音乐专干黎连城、左泽松专程赶到桥自弯乡白果村,向朱耀榜学歌。1958年,正值大跃进,号召所有干部要唱民歌、搞文艺表演,全省在保靖县召开民族民间文艺宣传现场工作会,当时工作会上有人提议,桑植是民歌的海洋,要挖掘新的民歌。《马桑树儿搭灯台》原来是爱情歌,为了适应文艺表演的需要,黎连城就把《马桑树儿搭灯台》稍稍做了改动,加了个合唱段,就在现场会上唱了,这一唱,轰动了全场,也成为桑植民歌的代表作,更把桑植植民歌在全国民族民间文艺中的地位推进了一大步。

创作来源于生活,朱耀榜在创作了《马桑树儿搭灯台》后,还先后创作了其它几首民歌,现收录在《桑植民族民间文化丛书》之《桑植民歌》中。如《怀里揣着蜜一坨》:情姐门前(罗嗬)一条坡哟,别人的走少我走哇的多哟;铁打的鞋子呵穿啦烂了哇,我把岩头踏起灯盏窝哟,怀里象揣的嘛蜜一呀坨哇!小调有《鼓打一更》,小品有《瞎子背着跛子》。他还创作了一些在当地流传较广的山歌,如砍柴歌、收谷歌、插秧歌等。

如今,年近八旬的朱耀榜身体还硬朗得很,耳聪目明,胃口也很好,每天晚上劳作回来,嘴里还不停地哼着歌,丝毫不觉得累。晚上还要喝二两包谷烧。家里的生产全是老人一把手劳作,儿子在外打工,儿媳身体不好,只能做点家务。

他希望人们在欣赏这首歌的同时能知道他就是原创,因为在这以前,关于《马桑树儿搭灯台》的原创一直存在着较大的争议,有说是常德的,有说是株洲的,这令老人很伤心。最后老人俏皮地说:“《马桑树儿搭灯台》的原创不能够‘假冒伪劣’。” 

不用担心桑植民歌会“断层”

面对记者对桑植民歌传承性的担忧,尚生武一脸自豪,连连摆手,“国家和政府很重视我们桑植民歌的发展。”“政府不仅下文件要保护桑植民歌,还专门建立桑植民歌广场,每天晚上都有数千人聚集在广场唱桑植民歌、跳土家摆手舞和白族仗鼓舞。”

创新是桑植民歌的灵魂。大革命时期,《门口挂盏灯》、《马桑树儿打灯台》是革命民歌的代表。解放以后,群众创作了《土家唱起跃进歌》。桑植是扶贫攻坚的主战场,湖南省以工代赈办主任龙清秀为了群众的利益呕心沥血,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成为全国公务员的榜样,群众创作了新桑植民歌《楷模》,由著名音乐家白诚仁作曲,著名歌唱家宋祖英演唱,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除了宋祖英,著名歌唱家何纪光演唱的《板栗开花一条线》以及《四季花儿开》、《门口挂盏灯》等,都已成为中国民歌宝库中的经典。同时,桑植民歌无穷的魅力也吸引了瞿希贤、白诚仁、谭盾、鲁颂、彭梦麟等著名艺术家前来采风,他们在吸纳桑植民歌丰富营养的基础上,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作品,如白诚仁根据桑植民歌创作的《挑担茶叶上北京》、鲁颂创作的《甜甜的山歌》、王佑贵根据桑植民歌创作的《心头爱》等,桑植民歌已成为广大艺术工作者进行创作取之不竭的宝贵资源。 

桑植民歌就是这样用自己独特的原始美、艺术美、人性美一次又一次的征服了全世界的听众。

编辑:王舒  责任编辑:许云静

往期回顾

【分享】“欢乐潇湘”舞蹈节目《土婆婆俏婆婆》荣获“戴爱莲杯”全国舞蹈展演大奖

【分享】男人为什么更喜欢追逐别人老婆,7个原因能解释,太现实了

【分享】武陵山四区百余大厨在张家界大显伸手

【分享】油腻的中年猥琐男人 VS 乏味的中年庸俗妇女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