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常思思:从民歌转唱流行,是改变嗓音肌肉的习惯

歌唱大讲堂2018-07-26 14:12:55

2008年,常思思被海政文工团特招为独唱演员,作为一名85后,短短几年时间斩获许多大奖,被冠上“青年花腔女高音歌唱家”的称呼,优异的成绩令许多学音乐的人羡慕。


然而,最近她却在学唱通俗歌曲,学习现代舞,还做高温瑜珈和肌肉练习,打算从零开始跨界唱流行音乐。她说自己跟姚贝娜很像,都希望站在舞台上自由地唱喜欢的歌曲。


跟常思思聊天是非常舒服的,她毫不掩饰自己直率讲话的习惯,想到什么说什么,讲到兴头上会毫不淑女地大笑,说到自己得意的地方也会一脸傲娇。小编被她当“闲人常大姐”的经历乐得趴在桌子上笑,并满足了她要求讲学霸经历的愿望。


这样的常思思,很难让人联想到之前穿着晚礼服 站在聚光灯下端庄唱歌的那位女高音歌唱家,但就是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常思思。


常思思的流行作品



问:听说你现在主要是在跨界做流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常思思:因为从小就喜欢流行音乐,唱民歌这么多年,已经很久不唱流行了,但其实我还是很喜欢。其实我的性格很自由,不太喜欢受束缚。但是民歌的表现形式还是 比较端庄大气,并不是那么接人内心的一些小情感,它更多的是一些大爱,对祖国呀,对幸福生活,或者对人民的一些歌颂。那从我自己来讲因为年龄又不大,所以 我更喜欢去唱一些情感更丰富的东西。


我跟姚贝娜是同事,她在参加《中国好声音》的时候就说,“我就想穿着牛仔裤在台上唱歌”,这一点来讲我们两个是比较像的,喜欢自由,喜欢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舞台上都能够尽情的去展现和释放自己。我觉得民族唱法可能对我就会有一些局限,现在我就希望自己来做这么一个大胆 的尝试,让自己有一个大的转变。


问:这是一个挺勇敢但是有点冒险的事情,因为嗓子是有记忆的。


常思思:对,现在我的演唱习惯和肌肉的习惯都已经形成了一个记忆,唱民歌是张嘴就来,但是现在需要改变我的肌肉习惯。


有些人会说你很可惜,但我并不觉得可惜,因为以前的东西是我已经掌握的,我现在只是多会一些东西,让自己更丰富,更立体,我诠释的作品可以更丰富。肌肉记忆的问题确实需要一段时间去改,去让我的肌肉不断形成记忆,这是一个真假声转换的过程,这个学习的过程,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问:其实还是要放弃一些技巧上的东西,关于技巧跟感情大家有很多争议,你是怎么看的?


常思思:我觉得太高难的技巧真的会影响情感,因为走心的东西一般来讲还是要更内心。比如说一首歌你要打动人是在A段,如果你的A段没有铺垫好,那你的B段 只是吼出那个高音来,我觉得那是没有感染力的。我觉得技巧和音乐是相辅相成的,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音乐,方法技巧只是为了更进一步的去这个诠释你前面铺垫的情感。


问:你从小对流行歌感兴趣,一开始为什么会走上民歌的路?


常思思:因为我当时给自己找了个老师,那老师是教美声的,他一听我的嗓子说很适合唱美声,然后我就打了三个月美声的底子,民歌、美声在方法上是通的,我就顺着就学成这样了。但是事实上我觉得我学这个也不是错误的,因为我的嗓音条件真的也很适合。


问:阴错阳差也不错,最起码两个领域都尝试。


常思思:对,我是觉得现在年龄还不算大,给自己一些更多的尝试,让我觉得这一条路不白走,不然的话我永远都是很羡慕他们可以在台上蹦蹦跳跳,可以在台上很放 松,而我自己永远都得端着。如果我不迈出这一步,对于自己来讲是个遗憾,即使我现在做的这个事是有风险的,但是我也不遗憾。


问:听说你最近在上课,在学什么呢?


常思思:一个是学流行唱法,一个是学舞蹈,就是现代舞。因为我是希望自己从内而外都能够有一个改变,不希望大家觉得这个人的声音现在听起来是通俗,但是她的气质跟整个的感觉还是民族,我希望我的形象到我的演唱都能够同步进行。就是所谓笨鸟先飞嘛,我认为没有学不会的东西,只要你努力去学。


问:这两个都是从零开始学的?


常思思:对,真的是两个力道、两个感觉、两个位置,挺不一样的,但是我的气息一定会比没有学过的人好得多,我的乐感一定会比没有学过的要好,上手还是快。

歌唱大讲堂   好歌大家唱

科学歌唱

快乐歌唱

健康歌唱

幸福歌唱

微信公众号:歌唱大讲堂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