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

本土|黄世勋:一个独唱演员的原创精神(最新原创民谣,非常好听)

东早文体2018-01-12 18:36:23
在泉州音乐圈,很多人对黄时勋的评价是坚持、执着,对音乐有令人佩服的敏锐。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刚开始的时候记者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词汇简短,也并不爱说话。但随着深入的聊天,知道了他是白羊座,热情、说话非常直白;感受到了他随手弹起吉他吟唱民谣时的温柔婉约,与江湖人称“光头”的外形完全两个风格。黄时勋说,一个成熟的原创作品,一把吉他演绎出来就非常完美,并不需要非常花哨的东西。正如眼下的他,喜欢简单的民谣,喜欢简单的听歌,喜欢写简单的歌,也喜欢简单的生活。


01乌云民谣的那些歌


       光头眼下正为他的《乌云民谣》新专辑歌曲进行录制。这张专辑由三个大男人一起完成,每个人独立创作三首,“左近、鸭子和我以乌云民谣命名组合名字,大家的理念相近,所以想一起做一张专辑,名字也叫《乌云民谣》,是我们对这个阶段生活的记录。” 

       光头已经完成了两首,名字叫《从前》和《辙》。问是什么样的风格,他干脆拿起了身边的吉他来了几段。吉他独有的轻柔舒缓的音弦伴随着他低沉的嗓音,让人几乎忘记认真去听歌词。这样的访问不得不说非常的赏心悦目。光头说:“其实音乐的解读最好的就是演绎,饱满全面,不用语言就能真实感受到。”

从前

从前的天空很蓝

从前的时光很闲

从前的阳光里有幸福的脸庞

从前的快乐总是简单


从前的月光柔软

从前的人很友善

从前的空气里泥土芬芳

从前树上结满我们的理想


坐在城市里的房间

过去的已是风烟

星光已暗淡,河水已经脏

那只受伤的麻雀飞去了什么地方


人心就像隔着厚厚的泥墙

每家每户的房门永远紧关

秋风又吹起落叶便枯黄

匆匆忙忙平平淡淡就像忘记了期盼


听着下水道声响

闻着木屑地板就快要腐烂

幸福美好的一切只是在电视里面

而从前的那片金黄越来越渺茫


       说起来,光头有这样好的嗓音得益于他音乐专业的出身。当过老师,现在甚至还是泉州歌舞剧团的独唱演员。学院派的理论素养让他在聊起音乐来有自己独有的理解。譬如在他认为,音乐的本源就是原创,原创则来自他以前、当下的生活。他曾经出过一张《再见时光》的专辑,与其说是音乐,还不如说是他20多岁的心境记录,“现在回头看这张专辑,也不是很好,但不管好不好,这是一个蜕变的过程,都是我真实的经历,值得我永久纪念和珍藏。”

       最高境界的唱作者,他们的作品来源于自己生活的体验,而这种体验又能让听者达到情感共鸣。光头最近创作的《从前》和《辙》正是如此。“回忆从前的生活,诉说当下无法挣脱的一成不然的生活。”据他自己说,《辙》是写完以后才起的名字,起义重蹈覆辙,又不想重蹈覆辙。30多岁的状态大抵都是如此吧,为家庭、为孩子、为工作、为赚钱……身不由己无法自由,可是这个世界上谁又是自由的呢,这个状态下写出的歌在光头看来“是心绪凌乱下创作的没有沉淀的歌”,但又何尝不是你我最真实的表达?

02他热爱的那些闽南歌


       在这张《乌云民谣》新专辑中,光头的第三首原创歌曲是一首比较欢快的闽南歌。无可避免的我们还是谈到了闽南语歌。“方言歌曲明显的不同是发音,所以讲求曲调和歌词咬合度好,咬合度好的歌曲气息就好,这样的气息是好音乐的味道。”气息,这是专业人士的形容词,看得出来,他有自己的理解。


       光头喜欢的闽南语歌手叫陈明章,对他的《下午的一出戏》(点击音乐可欣赏,不过只有江蕙版本,但确实很好听)特别推崇,“这是一出抒写草根气息的歌,淡淡的情绪,感性而不煽情,却有最深沉的感动。”陈明章被誉为台湾民谣的继承人,看过《恋恋风尘》这部经典电影的人应该记得里面的配乐,这首获国际大奖的歌曲就是他用六百块钱的吉他配的乐。陈明章的歌一面承续了台湾民谣的哀愁特性,一面则超越个人的抒怀诉苦,以更宽广的视野陈述社会文化与人的困境。陈明章最著名的一句话是:“没有人知道我的生活和一般关在公寓中的人一样,只不过我写歌。”在光头的心里,也是这样的吧。


       在泉州这个音乐小圈子里,虽然很多人推崇他,但记者在与之交流中发现,他似乎没有圈。他的观点是原创者只能适当的交流,彼此独立,才能真正唱出自己。“音乐是个体的体验,聊再多也没用,用音乐说话才是有意义的。”

03手鼓的极力推广者


       职工作之外,光头还成立了多纳音乐工作室,其中最有特色的就是教人手鼓了。和光头的采访就是在他的工作室进行的,其中有一间房间就放满了手鼓。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场小型的民谣演唱会上,当时他就是打着手鼓,有节奏的鼓点让普通的民谣改编带着异域的风情,让这场演唱会有了不一样的味道。“五六年前就开始了解这个乐器,觉得这种声音的感觉非常棒,于是就去试着系统的学习。”


       手鼓来自古老的非洲大陆,有记载显示它可能是目前世界上最古老的乐器,手鼓掌握着节奏,而节奏在人们的生活中无时不在,非洲当地居民在劳动和生活中,不断歌唱,用他们天才的音乐情感表达着快乐。光头说,喜欢手鼓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本能,“热爱快乐应该是我心底最向往的东西吧,不需要什么套路,由你的审美来引导,所以非常希望更多的人能来感受这样的乐器带来的单纯的快乐。”


       歌舞团如果有演出就演出,之余教人打个鼓,写写歌,这是他现在的生活,平淡,有时候还会觉得错综复杂,所以他尝试减掉一些不必要的事情,让自己尽量能掌握生活,或许不是最好,但这是心绪整理后的平静,他觉得这样的状态也不错。




Copyright © 壮族民歌音乐网络社区@2017